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期待更友善的對待心理疾病的發生:認識比只有藥物更值得的方案。

from http://media.npr.org/assets/img/2014/10/17/megan-3_sq-eb9134d386d302608a57829dd53f18fa0f3b8235-s40-c85.jpg

from http://media.npr.org/assets/img/2014/10/17/megan-3_sq-eb9134d386d302608a57829dd53f18fa0f3b8235-s40-c85.jpg

雖然台灣目前對於思覺失調的觀感負面,而且缺乏實質具體的服務方案,多數的介入都已藥物為主。但我們還是可以體驗看看,在這個心理疾病上事實上還有其他的考量與可能。

因為這個疾病不會消失,所以早期的介入方案或許是未來我們社會可以努力的目標。

下列NPR 的文章,以思覺失調(精神分裂, schizophrenia)為例。我們可以簡單地認識更多可能:

-----------------

在五年前,23歲的梅根前途並沒有那麼光明,在她19歲的時候,她有嚴重的憂鬱,一整年都起起伏伏。在不好的時候,她躲在自己的房間拿著剃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劃下一道道細痕。

梅根回憶道:⎡我幾乎什麼事都不做,因為一切都太需要花腦力了。⎦。

梅根的媽媽也說到:⎡她的憂鬱就好想她的生活吸走了.....;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做,或是該往哪裡去。⎦。

在2010年的時候,梅根的心理狀態產生了劇烈的轉變,當時她從工作下班後,她發現自己被迎面而來的車燈給吸引住了。

⎡當時我腦子裡有些奇怪的想法,我好像從來沒有注意到,那些車燈就好像一對眼睛一樣。⎦。

那時候梅根覺得迎面而來的車好像想要蓄意的傷害她。

她的母親試著跟她說理。⎡親愛的,那只是台車而已,對吧?那些只是頭燈的而已.....妳了解這樣想沒有道理吧?⎦。

當時梅根回答:⎡我知道..........但我看到的就是如此,而且這嚇到我了。⎦。

換句話說,當時的梅根知道自己不尋常的經驗其實是,自己的心理狀態的疾病所產生的。

當時她知道她看到的頭燈看起來像隻眼睛,事實上是一種幻覺。

但事實上如果我們無法意識到看到的是幻覺時,就是我們產生精神疾病的徵兆了。而這會導致許多不同的醫療診斷。

而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的人,在疾病還未發生時,都會出現這些警訊。而好多人第一次出現精神上的崩潰都在二十歲左右,從15歲到24歲,女人也可能更晚。

第一次的精神上的崩潰會導致許多的不好後果:如、社會的孤立、住院、開始吃藥導致的行為負作用,或是未來更多的精神病發作。

所以如果我們更早的介入,故事會不會不一樣呢?會不會能阻止滾雪球般地惡性循環?

當梅根19歲的時候,沒有精神上的崩潰,依然還有內省的能力。他開始參加新形態的預防思覺失調(精神分裂)的方案(一種早期介入的方案)。

思覺失調(精神分裂)事實上比表面或家人看起來的進展得更緩慢,他不會是突然發生的。

Daniel Mathalon博士提到:你剛開始會看到一些功能上的減弱,他們可能原本在學校表現不錯,但現在做的越來越差;或是之前可以交朋友,但現在開始變得孤立。

最終,這些顯微的行為轉變,會產生超越現實的狀態,年輕的人會開始聽到一些微弱的口哨聲或是竊竊私語、或是在暗處的邊緣看到一些閃光影子。

剛開始他們不會妄想有什麼事情發生,他們會經驗到這些事情,可能有些懷疑,但終究不是那麼確定。

精神科醫生把這種狀態稱為:前驅期( prodromal)。

當時梅根也做了一些測驗,發現自己可能是思覺失調的前驅期。當時他被轉到離家一小時遠的早期預防服務中心參加早期接入的方案。

他們提供的服務是,透過設計去減少家庭中的壓力,來預防後續症狀的發生。而他們發現只要透過簡單的介入就可以預防。(來自Bill McFarlane醫師的理念)

過去研究發現,這些小孩的家庭動力都出現了問題(家人之間的互動模式),家庭間溝通不良,甚至互相批判,而這些只會讓事情更糟,使年輕的朋友落入思覺失調(精神分裂)的風險中。

McFarlane博士提到:如果我們可以越早辨認出需要協助的年輕人,我們可以轉變他們的家庭形態,或許我們可以讓家庭內彼此的行為表現得不只是更正常,而是更聰明。

在這個方案之中,每個月至少有兩次的多個家庭組成的團體治療,參與者在團體內解決家中的爭端,軟化彼此對待年輕人的反應。

沒有一個家長可以自己一個人把這些事情想通的!需要大家的互助與服務。

而在精神病藥物的使用上也額外的小心,因為有些藥物可能會導致後續的幻覺。

但藥物的問題一直是在思覺失調預防上很重要的議題,許多年輕的小孩被診斷成這類的問題,但有時候可能是過度診斷了。因為不是每個有這些所謂的超現實的早期症狀,最終都會發展成思覺失調。有時候我們可能因為對一些經驗的污名化,而隨意標簽。許多父母或許被嚇到了,希望有藥物的介入,但有時候藥物會帶來嚴重的副作用,而研究上這些藥物可能在小孩身上的作用也不是研究的那麼透徹。過去很多的醫療方式可能帶來的傷害比好處還多。

另外在聖地牙哥的方案(kickstart),則是政府支付的方案,則是透過免費的家族治療與戶外活動,來幫助一些青少年預防思覺失調的發展。他們都過方案鼓勵入這些年輕人與朋友相處,並且主動介入避免自我孤立,保持對社交與學校的投入,當成治療的一環。

這些方案讓參與的孩子學習到,當他們面對學校或家裡的挫折時,會尋找適當的溝通方式,來取代原本衝動的反應,就如同訓練自己的衝動控制能力一樣。

或許對於思覺失調的人來說,早期的狀況介入實在是珍貴到我們無法錯失。

而真實的介入不僅僅是藥物、診斷而已,而可以是一種持續、一對一的傾聽關係。

———————————

任何心理疾病都不可能只有單一因素,或許基因、生理、心理與家庭等等都占了某種程度的比重。所以我們也不可能只靠一種介入方式而改變現況,早期的介入只是一種更具整合性與考量多重因素的嘗試,而這樣才能在心理健康與疾病的服務上帶來更好的服務品質。

而認識這些概念,是讓我們彼此在碰到類似的困難時,知道利用好的資源或創造好的資源,而不會只希望用一種最粗糙方式(例如:吃藥解決就好了啊!)對待自己或身邊的人。

———————

pinsoul +  編譯

資料來源>>>http://www.npr.org/blogs/health/2014/10/20/356640026/halting-schizophrenia-before-it-starts

總是覺得跟別人有段距離嗎?!:認識孤獨的10個 事實。

重新認識:面對心理疾病的人,背後所展現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