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英國公司用“推特情緒”預測證券市場趨勢

股市大盤漲跌真的可以預測?英國倫敦有家名為“德溫特資本市場”(Derwent Capital Market,簡稱DCM)的公司宣稱掌握了預測金融市場走勢的本領,並聲稱預測成功率達到87.6%。他們的做法是,利用計算機程序,對全球最大的微博客推特(Twitter)上的推文進行抽樣,抓取例如“我感覺”、“我認為”、“……讓我覺得”等表達投資者和公眾情緒的語句進行分析、歸納,然後作出推斷。
“人們貪婪與害怕的情緒影響着金融市場,所以實時、大範圍追蹤全球人們日常的情緒有很大的價值。”DCM公司的創始人兼CEO保羅·霍廷(Paul Hawtin)在接受南方週末記者採訪時稱。
霍廷出於生1982年,他於2008年創業,兩年後一次偶然機會使他開始鑽研並嘗試利用推特“情緒數據”作為自己的決策依據。一年後,因為籌資困難,他不再 進行對沖基金交易,而是決定轉型做一個網上交易平台,與投資者共享預測市場的技術。這一平台將於2012年6月底開放運行。

和教授合作,給情緒打分
2010年10月14日早上,霍廷跟往常一樣來到公司上班,打開電腦,瀏覽新聞。一篇題為《推特情緒預測股票市場》的文章吸引了他。
這一文章援引了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研究數據和金融關係的教授約翰·博倫(Johan Bollen)主筆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報告稱,推特情緒能夠平均提前3天預測道瓊斯指數的走向。
博 倫教授使用現在兩款推特情緒追蹤工具,對2008年3月至12月間的近千萬條推文進行了研究。這兩款追蹤工具分別為OpinionFinder和 Google-Profile of Mood States。前者可以衡量積極與消極情緒,後者則可以衡量喜悅、悲慘、冷靜、緊張、確定和積極等情緒。“我們並非只關注華爾街交易員、公司CEO等企業和金融界人士的情緒。”博倫教授在接受南方週末記者採訪時稱,“我們發現,無分地域、職業等因素,最大範圍地隨機抽取樣本獲得的預測結果是最精準的。公眾真的有很強大的智慧。”
博倫教授隨即對這些情緒打分,分數區間是1到100。1分最悲慘,意思是“絶對不要持有”,100分最積極,意思是“買入,別錯失機會了”。他將每天量化好 的情緒分值連成走勢圖,跟道瓊斯工業指數的走勢圖做對比。報告發現,如果將推特情緒走勢圖向後挪3天,兩條走勢線走勢相似,吻合度達87.6%。
頭腦精明的霍廷看完這份報告後興奮不已:為什麼不試着和博倫教授合作?
2010年聖誕節,霍廷和博倫教授各自跟家人在東加勒比海附近小島度假。他們第二天見面後發現想法相似,於是一拍即合,決定聯手。
“當時有很多投資者想跟我們合作,霍廷提供的資金最多。”博倫教授說。
霍廷此前曾籌集了2500萬英鎊(約2.5億元人民幣)。2011年2月,他抽出1000萬英鎊(約1億元人民幣)成立試運行賬戶,運用博倫教授的預測系統做對沖基金。之後幾個月的運行結果跟他們“年回報率在10%到15%”的預期相符。

不安分的“80後”
在英格蘭中部德比郡出生的霍廷,家境富裕,從小得到優質的教育。在12歲還在念中學的時候,他發明了“手搖發電電筒”,並因此獲得英國“少年發明家”和“少年工程師”的稱號。
2002 年,還在英國謝菲爾德大學念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的霍廷發現英國當地的護髮產品質量很好,便開始嘗試在學生團體裡試着銷售,沒想到非常暢銷,之後他的生意越做 越大,遂決定輟學從商。他在這一行當一共幹了三年,最終把公司賣了出去,帶著一筆錢來到倫敦,開始了金融投資生涯。
霍廷先是在從事國際資本市場在線投資的投行盛寶銀行(Saxo Bank)做交易員,並總結了一套稱為“國富指數100振盪投資戰略”的方法論,他對南方週末記者稱這一方法令他在2008年金融危機裡也收效頗豐。
2008年10月,霍廷和弟弟西蒙(Simon Hawtin)共同成立DCM公司,專門為擁有高資產淨值的客戶提供投資建議。這兩位“80後”共同管理着15個客戶,管理資產規模逾3000萬英鎊。霍廷說,客戶獲得的年回報率“由5%到25%不等”。一直對算法和量化交易很感興趣的霍廷想轉做對沖基金生意,嘗試建立一套算法,將他多年的投資心得直接運用到投資中。而就在這個時候,大洋彼岸印第安納大學博倫教授的研究報告讓霍廷發現了“新大陸”。

這個預測“靠譜”嗎?
簡單來說,霍廷和博倫教授做的事,是運用行為經濟學原理建立金融模型,通過對人們不同心理和情緒的分析,給投資決策以建議。印第安納大學電腦系統每天收錄逾3.4億條推文,隨機抽取其中超過1萬的推文進行分析(起初只抓取英文推文,後來將中文、荷蘭語、葡萄牙語、西班牙語和日文都納入),分析結果實時同步傳輸到博倫教授的辦公室裡。博倫教授通過處理後再發送給霍廷。
除了道瓊斯工業指數,系統還預測其他的金融市場和具體的股票。如果客戶關注某一種股票,系統突然對用戶發來警示,說他手持的股票情緒值從75分下降到40分,那麼該用戶可能就該考慮拋售股票了。系統的分析結果反映的是全球普遍的情緒而不是某一個具體地域,所以霍廷主要選擇與全球市場聯繫緊密的多元的投資組合。
“我們也會虧損,”霍廷對南方週末記者說,“當突如其來的利空消息與我們的預測有出入或者相悖時,我們就會虧損。但整體而言模型讓我們盈利多於虧損。”
但也有人認為霍廷和博倫教授的做法“不太靠譜”。Titan Trading Analytics是美國一家金融軟件製造和服務商,其總裁約翰·庫特(John Coulter)認為,社交媒體上信息和情緒的聚合,對證券市場來說確實有一定影響,但這些媒介“還沒有足夠大的群聚效應去形成嚴謹的投資參照物。”路透社全球商業經理裡奇·布朗(Rich Brown)則說:“如果每次系統提醒你說股價變動你都去買入賣出的話,高昂的交易費會讓你得不償失。”

分歧產生了
博倫教授的諮詢公司獨家擁有使用印第安納大學程序系統對推特情緒分析的權利,為了保證研究技術不外洩和維持研究獨立,諮詢公司跟DCM公司在2011年7月簽訂了協議,出售數據只讀權利。也是在這個時候, DCM公司推出一隻“德溫特絶對回報基金”(Derwent Absolute Return Fund Ltd)
——光聽名字就“霸氣十足”。
基金運行後的第一個月,全球金融市場一片愁雲,當月標普500指數下跌2.2%,美國對沖基金公司平均回報率在0.76%左右徘徊,然而“德溫特絶對回報基金公司”的回報率達到1.86%,遙遙領先。
但就在這個時候,博倫教授提出要終止和霍廷的合作協議。博倫教授對南方週末記者說:“慢慢地我發現我的諮詢公司和霍廷的基金公司有本質的不一樣。我們希望保持獨立的科學研究,他們只追求利潤率。”霍廷在接受採訪時,則提及雖然彼時他鋒芒盡露,但由於金融市場風聲鶴唳,對接下來到哪裡籌集資金很是頭疼。他無奈對外宣佈停止對沖基金業務。
經過和投資者商量,霍廷決定轉型為投資者提供預測訊息,做他更為熟悉的網上投資平台。為此霍廷重啟在和博倫教授合作前已經初步建立的投資算法模型,算法的基本思路也是透過測量社會情緒來預測金融市場。
基於目前在推特上關注DCM公司的粉絲量和訂閲其新聞的用戶量,估計將有3000到5000人屆時會通過此平台進行交易。客戶在平台上開設一個至少250美元的賬戶後,便可獲得公司的預測信息,之後公司從客戶每一次的交易中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佣金率還沒最終敲定,但可以確定不會很高。”霍廷於2012年6月中旬接受南方週末記者採訪時稱,客戶可以藉此投資全世界接近千種投資產品。

不只是精神疾病

如何教導年輕小朋友講實話: 講個好故事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