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療癒人心的攝影:攝影如何撫慰我們的心理困擾

HilgertC-thegroundcannotholdme_72.jpg

作為一個馬馬乎乎的觀察者,Danielle Hark有著令人稱羨的生活,有著會為自己奉獻的先生、剛出生的小baby以及令她享受工作 - ”照片編輯自由工作者“ 。但她卻受困於自己的憂鬱裡,甚至能起床都是一件難事。她的情緒狀態,無法用是產後憂鬱解釋,她大多數的生活都受到憂鬱的影響非常虛弱,而且最終也在自己女兒一歲的時候被診斷為雙極性情感疾患(俗稱燥鬱症)。

33歲的Hark提到⎡我在自己七年級的時候就有想要自殺的念頭⎦,⎡我換了一個又一個的治療師、從一種藥換到另一種,從來沒有從任何人或是任何藥得到比較舒服的感覺。⎦

兩年前,在我最糟的日子之一,有些不一樣發生了。她講到⎡我坐在浴室地板裡大叫⎦⎡然後我拿起自己的手機,開始對鏡子中反射斑駁的浴室門照相,在這個時候、我有幾分鐘變得處在當下,呼吸比較正常,這真的是非常重要的時刻⎦。

這樣的經驗,讓Hark創造了 Broken Light Collective 一個線上的照片展示空間,可以讓那些有心理疾病的攝影師擁有支持的環境。這個網站現在有超過150個國家的人,都受苦於心裡疾病、包含焦慮、憂鬱、強迫症、燥鬱症、精神分裂、創傷後壓力、邊緣人格或是飲食疾患等。而這個夏天,這個群體將在紐約第一次發表實體的展覽,名字叫:從黑暗邁向光明(From Darkness to Lighthttp://www.fountaingallerynyc.com/Exhibit_Detail.cfm?ShowsID=216)。

⎡對我來說,攝影幫助了我⎦⎡不管照片出來是什麼樣子,而是在這個專注用心(正念、mindfulnesss)的歷程中,帶領我進入我的身體,我不再擔心自己的過去或未來,而只要從鏡頭中看過去。有些人分析自己的照片,用他們去探索自己的生命。這個過程事實上充滿了可能性,而這也是深具療癒心靈的⎦

類似像攝影這樣的藝術活動,是語言和影像共通的。根據哈佛大學的心理學家Ellen J. Langer所說:⎡當人們開始憂鬱,都會試著脫離這個世界。但從相機中注意到事物,將使他們留在當下的時刻,使人對於脈絡與觀點更為敏銳,而這也是投入的本質。我花了長年的時間研究,發現這樣的狀態對我們的健康與福祉都是良好的。⎦。

在展示空間的網站上,介紹頁面的照片,是一個年輕女性穿著白色衣服,然後拿著燈籠站在樹林裡。這張照片是Samantha Pugsley所拍的,是一個25歲的攝影師,喜歡拍攝自己的影像,而這個場景她試圖反映出她所被診斷的廣泛性焦慮疾患。

她提到⎡在一天當中、沒有一件事情為不感到焦慮的⎦,⎡我只要坐在那裡用著相機,開始幫自己在床邊哭泣的樣子拍照,我就可以看到自己的痛苦取代真實的感受,這就像一種我內心真正感受的證據。⎦。

心理學家Kelly Lambert認為:攝影可能會帶來有益的效果,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拍攝有時候需要花心思,而這對於腦部的酬賞系統帶來正向的結果。

她提到:在實驗室中,他的學生和她設計了一個實驗,幫老鼠訓練去努力工作在自己的食物酬賞上。當這樣的老鼠跟一般給予食物的老鼠比較時,他們發現腦部的改變,以及壓力賀爾蒙的改變,這些努力的老鼠增強了神經生理的復原力。推論到人類身上,我們可以預測這樣的老鼠在預防憂鬱的發生上也比較有利,這就像學習到堅持不懈與學習到無助,與憂鬱之間關聯的差別。(習得無助是憂鬱的重要現象之一)

Broken Light Collective並沒有任何醫療或處遇的宣稱,Hark女士與許多貢獻者依然避免在網站上探討治療或藥物。但這個網站提供了支持系統讓有相同遭遇的人避免受到診斷的污名所帶來的羞恥感。

來自芝加哥的平面設計師Jacque Stukowski(受到燥鬱症的困擾)說到:任何形態的心理疾病與困擾背後都影藏著明顯的污名化。但與其躲藏,我更希望自己是透明清白的,當你身為你分享與教育別人的社區的一分子時,是很棒的感覺,我的疾病困擾就不會永遠是負面的東西。

Stukowski女士說她的照片往往帶有視覺的隱喻,就像她這次參與展出的照片

20140713-213214-77534246.jpg

⎡這是一張毀壞的建築物的照片,門生鏽了、脫落了。⎦她說到這就像憂鬱狀態的人的心靈,⎡但我越來越少生鏽了、或是說我發現了這些鏽蝕中美麗的一面。⎦。

PINSOUL 編譯

原文出處>>>>http://nyti.ms/1lzer6u

4個該問自己的問題 - 當我們感到深陷困境時!

面對創傷、我們如何從災難中的心情起伏裡復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