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愛⎦的最佳理由:恐懼不會因愛而消失,但我們因愛學會如何調節它

 from  Ernesto Caivano   Code Convergence , 2007 --https://d1ycxz9plii3tb.cloudfront.net/additional_images/4fd28c3aedaa9d0001000d37/large.jpg

from Ernesto Caivano Code Convergence, 2007 --https://d1ycxz9plii3tb.cloudfront.net/additional_images/4fd28c3aedaa9d0001000d37/large.jpg

我們的生活中充斥著一個理論,就是我們往往會傾向去尋找可以解決我們兒時議題的親密伴侶,那些我們無法與父母一同解決的問題(類似、小時候父母陪伴的問題、或是父母承諾的問題等等)。

而這樣的理論,確實幫助我們試著與自己的伴侶一同努力解決這些潛在的問題。但在這些努力之後,如果我們選擇了一個人,他具備獨特的能力可以幫助我們,或許這一切對我們來說就是對的了。這就如同,我們對於伴侶的選擇,事實上只是萬事萬物試圖教導我們個人的獨特課程。

但是我們每個人的問題真的都如此獨特嗎?如果有500個獨特的問題,那我們要找到一個適合解決我們自己問題的人似乎是很困難的,但如果我們事實上只有一些特定的問題而已時,要找到一個對的人就沒那麼奇怪了!

但對我們來說,可能真正的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們不斷反反覆覆面對的課題,不僅僅是在兒時或愛之中,更是在所有的生活之中。

我們都希望可以感受到持續穩定的安全與自由,然後轉向可以保證我們安全,但又不會犧牲我們自由的承諾。但在關係之中,一個人追求比較多的安全感與自由,往往就威脅了另一個人的安全感與自由。當我們說 “我希望別人可以愛那個本來的我(被愛(安全感),本來的我(自由))”,這聽起來就好像跟你的伴侶說,要不要拉倒之類俱有威脅的話;也像當我們感到不安全或不自由時,我們的恐懼與害怕,讓我們真正想說的是 “我希望你在想要調整我的想法上有所妥協”。

有些人說愛會讓恐懼消失。但我們事實很難丟掉我們的恐懼,如果我們用貪婪自戀的態度來消除恐懼,那只會毀了我們的生活。而事實上面對恐懼的竅門不是想辦法消除恐懼,而是讓我們恐懼那些值得恐懼的事情,而不需要恐懼那些沒有充分理由的事情。

但問題又來了,我們事實上也很難去證實什麼樣的恐懼是值得的,因為恐懼與自我保護往往與我們自己的貪婪自戀分不太出來。妳的老公外遇,到底是他對生活的恐懼、還是他自私的想擁有那些不屬於他的東西?有時候我們很難分辨得清楚。

就如同上述說的,這是一個到處都存在的問題,不僅僅是在我們的兒時或是愛情之中。一個國家建立軍隊自我防衛往往與攻擊的行動分不太出來。許多攻擊者都宣稱自己是自我防衛,就算是希特勒也如此說。 我們最終導向戰爭,不論是大是小,是大災難還是小麻煩,任何一邊都常常確信是另一方起頭的,而我們自己只是單純的防衛別人的攻擊。

每個人都可能曾經約會過,不論是長達十幾年的伴侶關係,還是見面約會只持續的六分鐘。所有的關係都與上述的道理相同,我們都因相互競爭個人的需求而引起衝突,當我們面對威脅時,我們會相互競爭安全感的基礎,。

許多人的愛情故事都像經歷試驗與錯誤的實驗一般,慢慢地就清楚如何有效地度過衝突。很多人的愛情都一直在尋找那個適合自己的人,但最終我們都必須體認到,在尋找到對象之前,我們都需要先尋求內在的平衡。每個人都需要為了那些已經給你而外自由與安全的另一半,而調解自己內在的欲望與需求。

想像看看妳可以跟一個無法對自己的攻擊行為負起責人的人在一起嗎?這樣妳是不是每天都可能因為對方傷害了你,而也想回報回去呢?或許我們都該體認到最好的伴侶,應該是彼此都能體認到我們人類的困境,然後不會覺得自己不需要面對這些的人。(我們都有相互自己的需求,但我們不可能在不考量別人的狀況下有所妥協,要不然關係將持續地產生衝突,而且任何一邊都可以說出自己的道理,都可以認為自己是別人欲望下的受害者)

我們活在一個恐慌的時代,每個人恐慌的點都不同,工作、地位、關係的不確定,或是集體的恐慌(例如、全球暖化、中東危機、恐怖攻擊、食品安全)等等,你也可以看到,任何在你生活中攻擊別人的人,都可以宣稱自己擁有自我防衛的正當性(就算食品安全也是、他們會說大家都這樣,好像自己不這麼做就會被別人傷害一樣。)。

我們會期望看到越來越多的恐懼與攻擊傷害,我們也會傾向花越來越多力氣去用自我防衛來對抗恐懼,而最終我們會變得越難越去分辨真實或想像的威脅,最後我們甚至會認為沒有差別的對抗所有真實或想像的威脅是值得驕傲的。

親密關係也是這樣困難的課題,我們要學習如何對抗這樣的傾斜,在關係中越來越多地因恐懼對方而帶來的自我防衛。或許我們很多人在親密關係中很平實,不太碰到這些挑戰,這也是沒關係的!不論是不是伴侶,我們都必須練習去克服這樣普世的議題。任何人,不論是在工作、與小孩相處、友誼,甚至是社會事務上都將學習去面對處理這樣的議題。

在愛之中,我們都將學會如何協商與管理自己的安全感與自由。我們最終都需要學會如何讓彼此更緊密,但不使我們彼此掉入自我防衛的攻擊中來箝制雙方。

小要點:
學會管理自己的自由,來回饋給對方自由,將使彼此獲得最大的自由。
學會調節自己對安全感的需求,來維持對方的安全感,將使雙方在最有安全感的狀態下相處。
我對別人的攻擊和自我防衛,會引發別人對我們攻擊和自我防衛。
恐懼不會因愛而消失,但我們可以因愛而調節它。

_________

pinsoul + 編譯

原文資料出處。>>>http://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ambigamy/201409/the-one-best-reason-fall-in-love

 

一起激勵自己的能力:學習成為一個“有彈性”的思考者。

16種驅動任何人的方式:認識彼此的欲望、動機與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