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在「德國之翼」的墜機之後,我們可以從中多認識一點心理疾病嗎?

有需多新聞報導,認為因為副機師的憂鬱症,所以導致他做了這種大規模的屠殺,但現實是,暴力現象其實在心理疾病的人身上也並非常見的事情。這就像鄭捷的事件一樣,單一的心理疾病很難理解一個人做出的某個決定,這些狀況中最重要的共通點在於不論是什麼疾病或是成長背景,他們皆需要我們更多一點的協助與介入,或許會帶來不一樣的結果。

---------------------------------

德國之翼墜機的副駕駛盧比茨 的前女友說,他之前跟自己說:“有一天我會做些事情,然後改變整個體制,然後大家都會知道我們名字,記得這一切。”

也許這些他所說的話只是冰山的一角。但這類型的浮誇的想法,可能比前女友體認到的還存在已久、不間斷、強烈得多了。有些人常常因為闖入性的思考而感到困擾,那些嚇人的思維常常持續地在腦海裡發生。這種狀態類似像有強迫意念症狀的人也時常發生。

誇大(Grandiosity)、精神病性( psychosis,通常包含妄想或是幻覺),以及闖入性的思考,可能是很危險的組合。Carrie Brown醫師提到自己在受訓的時候曾經碰到一位年輕男性,他不斷告訴她在會談結束後,他就要去市區把他女朋友給殺了,他一直無法從心中擺脫這些想法,然後也產生了一些幻覺,而最後他也真的如此做了。

誇大的幻想常常出現在人格上有自戀或是強迫意念的人身上。這類的幻想常常帶來快樂與安慰,但也很容易就變成個人痛苦的來源。

而闖入性的思考中帶有破壞傷害的內容,也可能讓一個內心有良知的人被蒙蔽,他們會開始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有這些想法,然後害怕自己的這一切思考內容。而這類型的人很容易成為了強迫症的患者。

但如果經過妥善的治療與介入,一般有心理疾病的人還是可以回到正常的崗位上,有好的人際關係,為生活與社會作出一定的貢獻。但如果沒有接受適當的治療,或許平常日子看起來都很沒問題,但只要一個激烈的時刻,不好的事情依然可能發生。因為一個人處在狂躁的時候,可能很亢奮,有精神病性的人也可能不知道自己處在這個狀態,而也會因此慢慢脫離治療體系。每個人都有權力去拒絕任何介入,除非他真的對自己或身邊的人造成威脅,每個人都有權力去拒絕任何介入。但不代表他不需要任何協助。

那我們又能從副駕駛身上知道什麼呢?

報導指出,副駕駛被當成憂鬱症來治療,加上他有視力的問題,而這些可能最終迫使他要放棄自己努力許久的職業,以及他想要達到的成就。而絕望與失望都可以造成長期持續的自殺意念,當另一位機師離開駕駛艙,那些浮誇的幻想與想要了解自己痛苦的思維可能就這樣呈現在自己腦海裡,這類毀滅性的期望在這個時刻可能佔據自己的腦海,而這個時刻他也許因此選擇讓飛機撞山。而他最大的恐懼可能在這個時刻也成為他最大的期望。

病痛往往會讓人在當下時刻,做出在自我穩定的時候不想做也不會去做的事情。(這裡就是自殺)

雖然很多事情需要釐清,但副駕駛的行動可能不必然是事先預謀好的。如果一個人長期持續有自殺的想法,而也沒有什麼明確的計劃,當手邊有武器的時候,那些毀滅性的衝動可能就會超過抗拒自制的能力。而就會造就現在的事實,149個人在這個情況下被謀殺,兇手也被質疑是毫無良知、甚至是反社會或心理病態,甚至被質疑他是不是在當下真的夠有資格執行飛行任務。

但其他人卻描述副駕駛是受過訓練、謙恭有禮、努力工作,很好的人,也不相信他會做這種事情。或許當他在健康的時刻與心智時,他確實不會做這些事情。

顯然,就算一個人看起來很有良知、聰明、迷人、有生活運作良好,也不代表在他內心的世界一且都充滿和諧。恐懼、偏執多疑、闖入性的思考、甚至妄想都可能在他私底下的時刻不斷出現,跟隨著他。嘗試去消除、覆蓋、或是用生理化學的藥物控制或許有時候會有效,但往往很難維持。或許他安排了大量的跑步與飛行,但當這段時間顯然都無法再繼續下去了,也許視覺得問題成為他最終無法忍受,擊潰它的來源。或許在他的內心,已經不再有足夠對別人的仁慈,以至於能阻止他做這一切。

盧比茨的議題,我們或許可以事後猜測一番,但這裡依然有許多重要的學習,我們需要多認識到底心理疾病的真實狀況是什麼:

  1. 有能力,和善,友愛,良好運作的人依然可能有心理疾病,而作為身邊的人也可能完全不知道對方的內心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
  2. 為自己的醫療狀況保持隱私沒有什麼不恰當,除非個人的狀況可能危及到其他人。
  3. 個人的責任感與德性雖然在危險的時刻扮演著部分的角色,但拒絕面對一切也有可能會變成當下最吸引人的選項。
  4. 把自己沈浸在一些活動之中或許是一種自我療癒的方式,這也許有助於改善自己,但有時候只這樣做也是不夠的。
  5. 我們的心理疾病與人格的問題往往會伴隨在一起,這並不會是很少見的現象。
  6. 人都或許會有一小段精神病性的時刻(就是充滿妄想與幻覺的時期),但其他時刻可能看起來都很正常。
  7. 許多文化都會污名化心理疾病的狀況(在台灣,常常覺得心理疾病是恐怖的、代表著墮落的),強調堅強自我約束的面對自己的問題,或許有時候看起來是一件好事情,但在許多情境下這是一種很不好的選擇(因為會讓事情沒辦法凸顯,而我們只能在大家不願看見的事情發生後,才在那裡檢討)。

我們都無法真切地知道當場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想想所有可能性,確實可以幫助我們更意識到這類的問題,也許可以幫助我們在未來做到好的預防。

 

————————————

對我們來說,了解這個議題的重要性,是讓我們知道當自己或是身邊的人碰到超乎我們自己想像的狀況時,或是心理困擾時,需要的是多嘗試可能可以幫忙或介入的方法,來協助自己或是身邊的人,因為就算我們不面對,問題終究依然存在那裡。

——————————

pinsoul + 編譯

(photo: GErmanwing Archivos | TODUP NEWS)

參考資料>>>Carrie Barron M.D. ‘sThe Creativity Cure blog

為什麼我們每天都該為自己記錄下一件事情?:論擁抱平淡無奇日常生活的好處!

把我們的大拇指豎起來,給自己的生活一個讚!:如何拿掉嚴苛的眼鏡,用慷慨大方看待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