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幫助自己釋放那隱隱作痛的悲傷.......

長期慢性的悲傷是許多人生活中嚴峻的情緒挑戰。我們為什麼悲傷或難過,因為我們總是意識到很多事情,我們意識到自己的悲傷、我們意識到痛苦、別人的痛苦與自己的痛苦、我們意識到生命的破碎、我們意識到邪惡、意識到許多財富分配的不公平、意識到我們彼此的所作所為往往讓彼此難受。

我們所擁有的意識與覺察是我們身為人類的資產,其他物種從來不會懷疑自己所覺察到的東西,或許對於他者的死亡與離去也不會有失落。但我們透過覺察數以萬計的事情,我們會幫這些事情增加重量,我們會帶著著些事情經歷風霜與歲月。

我們的覺察與我們的逃避

有些事情我們覺察到的,往往可以讓我們感到開心,但也有許多事情讓我們悲傷。我們常常因為覺察反而讓自己陷入弔詭中,讓自己窒息於不斷來去的人事物,我們喜歡否定事情多元的面貌,總是容易把自己的過往美好事物遮蓋在我們的種種回憶之中。

如果我們的意識是定義我們自身物種的方式,那第二種人類特殊的特徵就應該是我們對於這一切覺察的防衛了。我們有時候就是無法忍受自己用真實的視野看待自己,我們覺得看見真實總是承擔太重,因此我們的大腦天性,會設定一種預設模式來幫助我們處理所有這一切意識,讓我們可以用簡單閃避覺察的方式決定事情,讓我們逃避太過真實的生活。我們依賴意識覺察,但一方面又常常逃避這一切,這種奇怪的弔詭深植在我們的系統之中。

第三個特徵就是我們的渴望常常非常複雜。我們要許多簡單的事情,例如我們想吃馬鈴薯、想吃玉米;同時我們也想要很多複雜的東西,例如快樂、小孩的成功;另外一些複雜的事物,例如,”自己的重要性被看見“,”自己的所作所為可以讓別人驕傲“等等。我們也想要性愛;好的健康;內心的平靜(雖然我們的內心時常翻轉、世界總是看起來很混亂)等等。

如果我們是單純的生物就好了,但事實上我們並不是。我們有需多複雜的渴望、許多相互衝突的渴望,而我們保有這些複雜與衝突,讓自己越想越不清楚,讓自己開始懷疑為什麼總是做了那麼多奇怪的事情,為什麼期望那麼多奇怪的事情。

而這一切都是跟我們存在的狀態有關,我們存於世上,我們是怎麼樣的生物、我們渴望什麼,我們會如何操作,我們如何生活,我們又如何死的。因此這一切我們的悲傷感,是來自我們存在於世,建立於我們的覺察,但我們也因為悲傷開始企圖不去覺察,讓自己的渴望越來越複雜。

每一天的計算

我們每一天都會做出很多有關存在狀態的計算,我們回頭看看生活過得如何,我們回頭看看生活是否有些不如意。我們在開始計算時,會以我們核心的人格開始,我們或許會回想自己的出生,回想自己人生中的許多片刻,回想人生是如何對待自己的。而這些點點滴滴的計算,最終都會累積無數的悲傷在自己的內心。

因此最有力幫助自己減少悲傷經驗的一步,就是回頭去看看自己到底企圖與生活產生什麼樣的關係。你想要一直想那些跟自己不對盤的想法,然後讓自己活在錯覺之中,還是妳想要保有能夠支撐自己意圖的想法呢?你希望自己的生活像是魁壘一樣沒有感覺,總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把持著,還是你希望證明自己的價值與原則,讓自己走在能自己建構的方向與有功能的人生之中呢?

你希望如何去面對人生呢?只要你願意決定如何面對人生,你就是自己故事的英雄,你可以重新框架自己的生活成為挑戰,你可以因此四放自己的悲傷與憂鬱。你要如何面對自己的生活,將決定你每天會感受到多少悲傷,而這些都會是我們把自我存在的議題放在最優先順序的過程。

自我的存在議題,包含了許多我們現實生活中的各式面向,生活有時候就是如此,如果你可以迎頭面對,或許生活會讓你驕傲。許多人犯了一直在假設的錯誤,一直不敢好好用正眼面對生活,總是在想辦法逃避讓自己不開心的事情,取而代之的不是任何接踵而來的成功,而是持續增加的不快樂。

我們需要接納自己生活的現實,告訴自己正意圖導正自己的生活,通往自己最想要的,確保自己真正想要的,真正在乎的,而這些事自己決定想要的,我們可以挺直胸膛,用開放的姿態面對生活,而幫悲傷開一扇窗,讓他離去。

今天,讓我們嘗試一些簡單的事情。幫自己開一扇窗,讓自己面對自身存在議題的慢性長期悲傷有機會釋出。如果可以,讓自己得以面對這些悲傷。

總結:

目標:開始練習面對自己的存在議題,幫助自己面對。

關鍵原則:我們面對自己的存在,有時候會有太多悲傷,我們必須有意識地去面對這些存在的事實,包含生活有多困難,我們死亡與老去等等的現實。

關鍵策略:幫自己開一扇窗,讓自己慢性長期的存在悲傷可以逃離自己。

———————

pinsoul + 編譯

(photo:Sandra Chevrier's work)

參考資料:Eric R. Maisel Ph.D. Rethinking Psychology Blog

3個常見,且會影響我們跟人相處方式的內心恐懼!...

你是個會假裝很親密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