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無法確定的不安"如何改變我們的思考方式.....?!

恐懼與焦慮往往相互關聯。當我們內心想著危險,或是可能受傷的機會時,這兩種狀態都會出現。當我們經驗到恐懼時,往往代表我們知道自己正處於危險。廣泛來說,恐懼是我們針對特定、可見的危險的反應;而焦慮則是另一種沒有特定,可能是無形的、未來導向的恐懼。恐懼往往是針對特定事物或情境所產生的焦慮延伸物。舉例來說,擔心自己的死亡,往往帶給我們是無形的焦慮,而不是特定的恐懼感。焦慮本身有一種模糊的特性,所以也讓我們比較能去克服這樣的情緒。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焦慮的來源,那更難去處理這樣的問題。

焦慮的人常常陷入一種面對不確定與威脅,在詮釋上偏誤的狀態。一般人有焦慮疾患的經驗,特別會經歷這種極端的解釋方式。

1. 過度警覺(Hypervigilance):焦慮的個體常常花過多的注意力去關注威脅。在一些極端的案例之中,甚至會覺得每件事情都是有威脅的,都會觸發自己的防衛行為。威脅會吸引我們的注意力,讓我們關注威脅本身。舉例來說,當有蜘蛛恐懼症的人看見有關蜘蛛的線索時,這些線索會讓這樣的人把注意力放在類似的線索上,讓自己持續關注這樣的線索。當我們有恐慌症時,我們可能會不尋常地關注自己身體的感覺,注意任何可能是恐慌發作的身體變化,這種關注威脅的傾向,讓我們把注意力無法花在別的事情上,導致我們對許多情境的反應都有所偏頗。

2. 損害我們辨別威脅與安全之間差異的能力:有焦慮疾患的人往往都會經驗到一種無法配別危險與安全的狀態。舉例來說,焦慮的人可能只能在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感到安全,但這顯然是一種偏誤,因為除了與朋友在一起,許多時刻我們都還是安全的,而並非我們誤以為地暴露在威脅之中。

3. 逃避(Avoidance):恐懼與焦慮是一種不愉快的心情,容易害怕或是焦慮的人都想要消除這樣的經驗。而逃避就是一種最典型我們會做的事情,對於焦慮疾患的人更是如此,我們會花盡心力避免自己暴露在威脅之中。而這樣也使得逃避變成一種習慣性的狀態,讓腦部沒辦法學習如何區辨不同情境中的威脅與安全程度。久而久之,焦慮的人就會錯誤地相信,逃避才能避免自己面對危險。

4. 對不確定過度反應:不確定感是我們焦慮的基礎。當我們有焦慮時,總是在忍受不確定感或是威脅上出現的困難。對於未來的不確定,以及思考如何預備面對不同可能的結果,都回持續讓我們陷入恐懼與焦慮之中。

5. 誇大威脅的影響與發生的機會:當人們面對焦慮疾患時,常常會認為負面的事件更容易發生,而且會預期更嚴重的後果會發生。這樣的偏誤導致我們會對任何可能的負面結果產生預期性的壓力,我們不管這個結果有多可能發生,我們依然會預期。這樣的歷程讓我們大多數的時間都花在詢問自己事情會不會發生,自動化地不斷擔心,問自己“如何XX會怎樣“,而我們也會因此把事情看成最糟糕的劇本。舉例來說,當我們陷入健康的焦慮時,我們相信身體的任何感覺或是改變都可能是疾病的前兆,因此我們會經驗到許多焦慮,而不會客觀地考量自己心中的疾病真實可能發生的機率。

就如同鋼琴演奏家一樣,焦慮的人會發展出一種有關焦慮的腦部神經路徑,因為我們每天都在練習焦慮。研究發現當我們教一般人重新評估情緒刺激時,可以減少偏誤的判斷,減緩腦部杏仁核的活化。舉例來說,當我們指導一般人去思考比較正向快樂的事情,當他在面對比較負面的刺激時,我們會發現這些刺激帶給我們自己的生理影響比較小。

———————

pinsoul + 編譯

(photo:  Silvia Grav's work)

參考資料來源: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science-choice/201509/5-ways-anxious-feeling-changes-the-way-we-think

列個清單,幫自己抓能夠創造“生命意義”的黃金契機!...

當壓力大到喘不過氣時,請記得“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