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那些人生中讓我們得以轉變的契機,總是令人不好受?!...

當我們在思考改變這件事情時,我們或許會想到那些過往聖人轉變的故事。然而這樣的轉變,有時候不一定只會牽涉到類似宗教式的頓悟。根據心理學家、哲學家 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的想法,當一個人內心不斷圍繞著嚴重的內在衝突時,一種“分割的自我”時,我們會進入這樣的轉變,這種轉變在變化之前通常是不快樂的經驗,他提到,如果一個人擁有脆弱的良知,這種不快樂的經驗就會用某種所謂道德上懊悔的型態襲擊我們,而我們很多人都受這樣的狀態影響,但也因為如此而發生轉變。

根據生理學家巴夫洛夫的想法,那些讓人無法承受,生理或心理的壓力,會帶給我們的生活習慣衝擊,而影響生活。 William Sargent博士也認為,這樣的狀態類似於洗腦或是一些奇幻的宗教儀式,透過強烈的內在衝突,導致我們刪除過去的行為模式,而產生新的生活形象。

那些各式各樣的宗教經驗,有時候透過剝奪睡眠,或是禁食,產生精神上的耗竭,導致大腦的功能的抑制能力短暫的崩壞,而提供了新行為型態出現的機會與空間。這種從極端中脫離的狀態,有時候才讓我們能產生新的個人狀態。這也類似於為什麼在精神科治療上,會用電痙攣療法就透過製造類似癲癇發作的狀態,透過打斷大腦的電位模式,讓個體有機會可以產生新的健康狀態

很明顯的,改變通常必須先發生在,我們真的渴望改變發生時,我們要發現那些面對的處境,自己某些程度已經無法承受了。

再來,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類似那些宗教儀式上的轉換,而是真正地投入某些反思之中,反思是指,我們能夠找到一個平靜的地方,安頓自己,然後允許自己去想像或思考那些過去發生的事情。

最後,回顧我們的過去,往往可以為我們當下的困境找到答案。拿俄國小說家杜斯妥也夫斯基的轉變來說,他的轉變發生在監獄時期之中。那時候的經驗是令人痛苦而無法承受的,他在西伯利亞鄂木斯克軍事監獄時待了四年的時間,當他被送進監獄時,周圍圍繞著那些喝醉,野蠻的獄友,他當下衝出牢房,在冷空氣中,像個瘋人一樣無法接受。

這時候他兒時的記憶進入腦海之中,他當時迷失在森林裡,充滿了恐懼,那時是一個粗人找到他,溫和地安撫他,然後一路帶著他確保他能安全回家的。

他隨後才能從那些監獄中的夥伴身上,從他們的殘暴、冷酷或絕望之中看到人性的本質。

他曾經寫道:“我突然感受到,我可以用不同的眼睛看待這些不幸的人,突然間那些我內心的憤怒與仇恨都消失了”。

因此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在內心中呼喚回這種回憶,讓我們能夠重新找回生活中的盼望,與找到周邊那些讓自己失望的人,內在良善的能力。

-------

pinsoul + 編譯

(photo: Yossy's work)

參考資料來源: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dreaming-freud/201602/three-ways-transform-your-life

你是比較想要多一點錢,還是比較想要多一點時間呢?

偏執的思維,在我們的內心中打造偏執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