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信任時常如此不堪一擊,但我們卻被迫要不斷相信別人?!....

信任是脆弱的一件事情,我們都需要建構信任才能夠一起生存下去,但我們卻也無法毫不思考地就把信任交付給任何一個人。在心理學研究中,我們時常會用所謂的“信任遊戲”來尋找能夠提升或降低彼此信任的因素有那一些(Evans & Krueger, 2016)。信任遊戲是這樣的,首先A女會獲得一筆錢,大約10塊錢,然後她保留這筆錢,或是把錢轉給B女。如果他轉換這筆錢給別人,實驗者會同時給予三倍數量的錢(類比社會市場機制)。這時,接受錢的B女可以選擇保留所有的錢,或是把倍增的錢分給A女,想當然如果A女知道這樣的市場機制,當B女沒有平分這筆錢,A女心中就會有一種被背叛、被佔便宜的感覺。因為根據我們內心的互惠原則,我們的社會總在理想上希望我們能互惠彼此,因此A女會在心中認為基於互惠原則,對方應該把好處一起均分給彼此,畢盡這筆錢是“我”出的。

但要發生這樣的狀態,有兩個情境必須發生,第一是A女必須自己發現這個市場機制,然後發現自己被背叛了,另外一個情境是B女必須無法抗拒誘惑,而選擇不平分錢。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信任是一件脆弱,卻又寶貴的事情,即便是在一個相對溫和的實驗室環境下,違背信任的風險依然濃厚的存在。

當這樣信任的兩難發生在現實生活中時,通常我們遇到的狀況好處甚至低於這樣的情況。一個能夠自給自足的人,通常很少要依賴別人,通常對信任的依賴也很少,但當我們對別人的信任需求越來越多時,我們也就變得越來越脆弱。例如,我們時常要把自己的健康,仰賴在別人身上,或是金錢仰賴在某些人身上,而這樣必須倚賴別人互信原則的情況,也讓我們處於在一種脆弱的位置,而大多數的我們,在很多事情必須倚賴別人,而唯有維持這樣的信任狀態,我們才能夠或多或少不產生損失,但卻不一定能夠有什麼收穫。我們在生活中的困境就在於,很多事情我們如果不信任別人(類似我們不信任醫師),我會有所損失(因此沒有辦法有效追蹤健康狀況),但信任了對方,如果對方沒有好好對待你,你卻會損失的更多(信任的醫師沒有盡責,可能讓我們錯失治療的黃金期)。這樣的信任兩難,時常在發生,對一個人來說,我們內心希望對方基於互惠原則,而我們因此才能信任對方,但無時無刻我們又在內心擔憂害怕對方會背叛我們。

我們時常因為信任而受傷,特別是那些提供專業服務的人?

當你在生活中尋求醫師或律師的幫助時,你通常就在一個容易受傷的狀態之中。因為你對這方面的情況常常有許多疑問,不論是健康或法律上的問題,但你又不能問太多(通常對方會不願解釋),所以你必須完全信任對方的判斷,但很多時候你又無法保證對方不會作出傷及自己利益的事情,類似沒有盡責。想想看你在生活中有多常發生這樣的事情,而這就是所謂被迫的信任。

在被迫的信任之中,我們是一個很容易受傷的人,因為我們對於必須面對的議題充滿擔憂(設想你心中任何需要諮詢與顧問的大小事,健康、財務、法律、教育等等)。我們因為不懂,所以被迫必須信任某一個人,但大多數時候,這個人又會面臨像上述實驗的狀態下,可能有許多最有利你的情況可以讓你受惠,但他們不一定能夠抗拒誘惑完全讓你知道,因為這樣他們內心會覺得好像是他們損失了。這就像我們社會所蘊含的系統一樣,我們必須如此,但有時候這種在脆弱的彼此互信中,某種不對稱的感覺,卻是我們很多猜忌與不安的來源。有時候這些我們內心的專業者,會利用我們對他們的信任,而無法抗拒誘惑,延伸自己的權力,反而讓你的利益受害。但這或許也不能怪專業者,因為在他們漫長與昂貴的訓練過程中,你很難不讓他們先想到自己的利益,而這也或許會讓你不斷有一種感覺,專業者非常重視他們自己的權力,勝過於他們服務的對象。所以這也就是許多專業者,對於自己到底是不是服務業的爭辯根源了(通常認為服務業是消費者優先的取向)。

在人際關係之中也是如此,當你必須倚賴某個人,信任他會考量你的利益,並且與你互惠時,我們就陷入一種困境之中,我們一方面會不斷檢視人際關係之中的互惠狀態是否有被實踐,例如,對方有沒有因為你的信任而優先考量到你之類的。但另一方面,因為你的依賴與授權,對方也必須面對一種利益的誘惑,對方必須想辦法抗拒自己想多得一點小利的本能,盡量去考量到你,但如果在某個心情不好,生活中被另外的人虧待,過得不太順的情況之下時,這種內心抵抗的力量就會削弱。或許這就是我們會覺得信任如此不堪一擊,但我們又必須不斷去相信別人,因為我們生活中有太多事情不懂,我們無法自己完成,因此我們內心永遠會因為信任的問題感到不安,而這種不安總是揮之不去。(這種狀況對於現今社會中的各行各業的權威,一般市井小民更是感受很深)

參考文獻:

Evans, A. M., & Krueger, J. I. (2016). Bounded prospection in dilemmas of trust and reciprocity.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 20, 17-28.

Krueger, J. I. (2016). Enforced Trust. on psychological today.

------

by pinsoul +

(photo: Sanja Marusic's work)

當回想過往時光時,你是厭惡它,還是熱愛它?!.......

活在行動數位時代的教養挑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