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形塑不同類型的經驗,平衡我們憂鬱的大腦...

以下是美國心理學家Margaret Wehrender博士,在blog上分享的故事

-------

我最近帶著我6歲的孫子出去,當我們要回頭牽車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在停車場聽到某部車壞掉發不動的聲音。一看是一位國際旅客,他開著租來的車,但卻沒有當地的手機能夠打出去。我們就借了他手機,讓他使用,並且建議他去找停車場的管理員協助處理,結果後續的處理滿順利的,問題解決,我們彼此微笑握手。每個人都愉快的離開。

當我們離開時,我的孫子,馬上反應出六歲小孩如何統合這些經驗的版本。他說到:“我們已後永遠再也不要不理那些需要協助的人了,但除了霸凌的人或是搶劫的人”。當下讓我覺得開心,其中有幾點原因。他學到幫助別人是什麼樣的感覺,單單是幫助別人會帶給我們多好的心情。他也知道我們的家庭裡,值得榮耀的事情就是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但他也知道有些例外,那些例外是典型小學孩子會有的例外,包含霸凌與搶劫。

但當下我在想,我們的大腦到底如何處理經驗的。我們的大腦總是試著尋找自己當下的經驗與過往經驗相似與差別的部分。這樣幫助我們的大腦有效率地去分類經驗,把經驗分成:好的/壞的、好吃的/不好吃的、有趣的/不有趣的、值得的/不值得的、什麼是會成功的/不會成功的。當然把事情分成二元對立的,有時候太簡化了,我們的大腦透過複雜的網絡,去形成相似與差異,可能不僅僅是這樣簡化的版本。但這也表達出了,我們一開始是如何去分類、排序自己的經驗的。我們一開始從簡化成某些特定的標籤,立即地有效處理複雜的訊息網絡。

我們的大腦在網絡之間串連訊息。而每個網絡都成載著互相關聯的資料。當個人把嘗試把訊息區分成“不好的”網絡時,那所謂“不好的”相關資料就會獲得我們的注意。所以,如果我們總想著剛剛才發生的失敗事件,其他時期的失敗經驗也會進到我們的覺察之中,即便過去可能跟現在不同,但我們都會注意到這些同樣都是個人失敗的經驗,而當下的情緒也都是失敗時會有的情緒。

而這又跟我們個人的憂鬱有什麼關係呢?當一個人憂鬱的時候,自己的大腦容易卡在某件事情上,然後不斷的反覆去想。當我們憂鬱的時候,我們就容易進入有關憂鬱的思考網絡之中,我們也不斷地提取相關的憂鬱經驗,讓我們難以走出這樣的大腦訊息網絡。而這時候大腦做活躍的網絡,必然是有關我們負面事件或議題相關的經驗了。

為什麼憂鬱的大腦總是想一些負面的事情呢? 這跟我們是如何處理經驗,如何去注意那些額外或非預期的結果有關。就像我們孫子,他處理相關的經驗是用正向的經驗來處理,在形成分類時,他並沒有思考到,有時候幫助別人也會有負面的後果發生(在台灣有時候許多人在幫助別人之前,也會害怕負面事件發生,例如被騙)。如果他幫助的對象是會霸凌他的人呢?或是會搶劫別人的人呢?我們的大腦必須知道什麼是有差別的,而什麼又是相似的(小朋友如果過去碰到、或在電視上看到幫助人的負面例子,或許在思考上就會截然不同)。在憂鬱之中,我們常常注意大那些會產生負面結果的例外事件:為什麼有些事情就是無法做到,為什麼有些事情就是不夠好之類的。在憂鬱之中,我們大腦的品質會卡住,這時候我們會進入一種保護模式,看什麼事情都充滿風險、威脅、或失敗。在憂鬱的低壓情緒之中,我們心智總是在準備可能會再發生的問題。

所以憂鬱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的大腦就這樣卡住了!我們無法在跳脫增加正向的經驗,也無法轉換原本潛在的問題,其實有可能不是問題。當我們用長時間地專注在潛在的負面經驗時,我們看到越多的真實,而負面的經驗也會越佔據我們的腦海,我們會不斷思索這些內容,讓這些經驗逐漸強化。因為我們使用的大腦網絡,會隨著時間逐漸形成越來越強的連結,把相似的負面經驗與預期都串連起來。如果我的孫子持續專注在那些要別人幫助的人,可能是霸凌的人或是強盜,那他就會慢慢發展出越來越多,越來越長的清單,是那些他不想要協助的人,以及可能會讓他陷入危險的情境。或許從你現在的思考內容中,你會滿上在心裡浮現:沒有啊!這就是預防措施啊! 。沒錯這樣或許是預防,但我們也可能因為過度的防衛模式,而失去形成或用不同方式處理經驗的機會,而我們也可能在別人需要幫助的時候,猶豫不決。

專注在自己的價值觀上,有時候是正面的,因為我們可以進入幫助是好的,結果也是值得的訊息網絡之中。強化去回顧那些先前的正向經驗,練習讓我們的心智提取正向的預期,可以幫助我們面對未來時,找到機會,甚至適時地提出自己的協助與資源。如果我們要認同自己去做某件事情,我們有時候需要在內心覆頌有關於這件事情是好主意的經驗。如果我們無法透過反覆的強化與思考,去讓正向的大腦訊息網絡強化,我們就會失去,上面提到的微笑、握手道別、以及幫助人後的好心情,讓那些需要協助的人獲得協助。

這些我們在生活中希望不斷出現的結果,有事是需要依賴我們正向的經驗網絡(包含做有價值的事情、正面的人際互動經驗等),我們需要不斷地進入這樣的經驗網絡中,反覆地去練習思考、深思熟慮,這樣的經驗網絡才會越來越強壯。強壯的經驗網絡,才會帶來樂觀的思考、正面的自尊、來自別人真誠的回饋。

所以,最自然的抗憂鬱藥,就是找到自己能夠反覆思考的正向可能,不論是近期的正面經驗,或是未來正向的預期經驗。大腦是一種平衡狀態,當你分配越多資源給正向的訊息網絡,我們就能減緩負面的憂鬱網絡,讓我們憂鬱的大腦帶來正向的訊息。當網絡越強化,我們也就越容易看見事件的光明面,然後待在那個光明面。

----

pinsoul + 編譯

(photo: Helen Shulkin's work)

參考資料來源:Margaret Wehrenberg Ph.D's blog

5種心智習慣,會降低你的智商!.....

變胖時常是我們改善心情、減緩疼痛的副作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