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當很憂鬱時,心裡總是有著『這一切對我都無效』的想法....

當很憂鬱時,心裡總是有著『這一切對我都無效』的想法....

大多數時候我們身邊總是會碰到一個憂鬱的人,好吧!就算不是身邊碰到,也有可能我們自己就是那個憂鬱的人。什麼是憂鬱其實不用多加解釋,因為一切關於憂鬱的狀態,我們用相處跟體驗比說明來得容易。但免不了的,憂鬱的人總是會想辦法去尋找解答,尋找讓自己跳脫憂鬱的方案,上上課、聽聽演講、自我隔離一陣子、去書店尋找配方....

有一個人是這樣跟我說的:『大多數講憂鬱的書我都看過了,我看了很多,應該說我覺得很多心理醫生都沒有我了,有時候我去做諮商,他講的那些我都知道,我總覺得難道他不知道就是這些對我沒效,我才來看他的嗎?』,當他說了這些後,很自然地他在暗示你『心理醫師都很廢,講那些老掉牙的話,這一切早就對我無效了』,而關於這些包羅萬象,千變萬化的解決方案,一切無效的想法早已取代了個別的細節。

就如同放在桌上的仙人掌,肥潤的身軀,旁邊帶有刺,遠看矇矇地美,但卻無法接觸,這些憂鬱解決方案遠看很不錯,近看都帶刺,會受傷,會從期待中受傷,會在失望而無效的結果中受傷。憂鬱跟其療癒方案的關係總是很緊張,因為憂鬱的人時常抱怨自己接觸到的各種建議根本無效,也不適用於自己。

 

『困在當下』是憂鬱時的基本想法

事實上,當自己很難受,很憂鬱時,『被困在當下』的想法很常見,這種『困』是一種沒有找到方法的困,這種現象有可能是你長時間習慣於憂鬱式的思考所產生的一種直覺性思考反射。這就好像是心理學常常在談的現象,好似這種『困在當下』的想法,其實是因為你長時間存在於這樣的心情之中,而負面的思考在你的生活中遠遠地比正面的思考來得常出現,久而久之,任何新的事物出現在你的生活中,你很自然地就以先入為主的評價,來盼這些新事物在期待與未來中的死刑。

我們不容易在面對各式各樣的想法持續保持開放,更別說當我們憂鬱的時候,任何事物都可能會被我們標籤成憂鬱的現成物,就好比原先大家都說有效的方法,你會發現這些有效『正巧』『荒謬地』對你是一種無效的方案,原因有種種,可能是跟你個性不合,可能是跟你的習慣不合,可能是不想要這麼輕易地把自己的憂鬱變成一種毫無特色的待解決毛病,不想要自己的憂鬱只是跟大家一樣的無聊生活騷動,自己的憂鬱跟自己一樣應當是特殊無法被輕易定義的,而這些有效的方式恰巧又是如此輕易地定義了自己,解釋了自己,甚至簡單地想要解決自己。

 

與『無效』對抗的樂觀想法

當然許多時候,我們不會那麼固執的認為『這一切都無效』,我們雖然心中如此懷疑,但我們還是大聲的跟憂鬱的自己說『還是姑且試一試吧』,不論是這方案是自己練習的,是別人建議的,是書上說的,還是你透過一對一的專業會談獲得的,你總是會想要『還是姑且試一試吧』,但時常證明『這一切都無效』的想法總是比較強勁地壓過樂觀的想法。

有時候身邊的人會叫你樂觀點,但你很難做到,你或許不是需要樂觀,而是需要如何讓樂觀比較容易勝利的方法。如果樂觀的基礎是一種帶有開放的心胸的話,我們或許需要一種能擁抱各式各樣可能的勇氣,取代那種批判一切可能,認為一切都可能無效的心境。

既然前面所述說的是,憂鬱帶來了一種穩固不容易破解的慣性,而我們會持之以恆地投入自身去維持憂鬱的氣氛,那我們需要的是在穩定的憂鬱氣息中尋求變化,那些方法之所以容易被我們認為無效,是因為他們太快給了步驟,給了我們建議方案,太快給了解答,在解答與自身之間缺乏一種啟動的方案或關鍵。

任何解決方案要有效,很難不先啟動它,太多方案在我們腦海中就被打槍,也太多方案就算我們起頭嘗試了,也一直領悟不到維持的方法,所以把握一種持續突破與創造的慣性,或許比這些解決方案想要擊潰憂鬱來地重要。避忌我們最終想要迴避的不是憂鬱這件事情,而是憂鬱所造就的一片死寂的風景,在憂鬱中寂寞更寂寞,孤單更孤單,死亡更真實於死亡。

 

啟動生活中有別於憂鬱的動作

有些動作可以跟憂鬱起相反姿態地,簡單地說,你需要產生某些動作,如果你時常因憂鬱昏睡,那你或許需要嘗試去走走移動身軀,你需要走路,你需要在聲音上產生動作,你需要聽聽音樂才能夠讓耳朵動起來,你或許可以在馬路上練練跳舞,從階梯上跳下來,感受那種移動的感受,因為任何流動的感覺,都讓你的憂鬱生活中產生了某種動態,而剛好憂鬱時常代表著衰弱,你的生活有沒有在動,可能比能解決憂鬱的方案是否有效更貼近你的生活。

再來你需要產生對話,先別管那些解決憂鬱的方案是否有效,你需要在生活中加入對話這件事情,對話的氣氛有別於憂鬱的氣氛,她不僅僅是一種『動』,而是一種互動,有交流的動。

如果要讓所謂的『動』更精緻一點的話,那你需要的是尋找到一種讓你能夠遊戲的選項,當面對遊戲,事情會幽默一點,批判少一點,但會認真一點,開放一點,因為遊戲不僅僅是突破,更是尋找好玩的氣氛。憂鬱的人無法找到有別於憂鬱的氣氛,所以才對任何可能的解決方案有一種無效之感,那些別是這些解決方案,先跟身邊的人玩樂看看,投入其中看看。當然你或許會覺得妳玩了也沒感覺,也High不起來,那你或許就專注於遊戲或運動的本質吧!讓好玩的氣氛自己來找你,當然重點是在憂鬱的生活中產生某種『動』能。

當很憂鬱時,心裡總是有著『這一切對我都無效』的想法實在再平常不過了,但事實上我們沒有也不應該對抗憂鬱,而事實上憂鬱讓我們難受的是生活停滯的感覺,當你尋求某種『動』能時,你也不需要在乎有沒有效,你也不需要用過多的智性批判生活中的希望,你不會批判『動』這件事情,所以那就專注在讓自己的生活多些『動』能...

--

by pinsoul +

(photo:  Stella Lydaki's work)

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如此痛恨父母?!(又如何成為被孩子痛恨的父母)....

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如此痛恨父母?!(又如何成為被孩子痛恨的父母)....

『只要我們不知道激情的原因,我們就無法管理激情』...!

『只要我們不知道激情的原因,我們就無法管理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