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在痛恨父母的日子裡,我們試著調適自己...

在痛恨父母的日子裡,我們試著調適自己...

當你們父母在你的心目中一直稱不上個『好』父母時,你是如何想的呢?稱不上個『好』父母或是是因為父母時常忽略你,父母在你成長的過程中,把你當成生活中的競爭對手好好修理,也可能是父母在你從小到大的歲月中,總是處處控制,讓你始終在他們所建構的家庭中,無法脫離孩子的角色,而你還必須說服自己這是常態的事情。

我們有一種掙扎的心情!很多人說我們現在對人很『遭』,過得很『遭』,總是因為受到那些不太『好』的父母影響,但反過來,也有許多人因為父母的不『好』,反而努力地在生命中尋找某種扮演好『好』家人的角色。這是一種反差的心情,而或許為數比較多的人不一定因為父母而成為差勁的人,而是因為父母變成更好的人,至少是比父母『更好』的人。

心理學家Scharp與McLaren的新研究中,有段訪談對話是這樣的『我覺得我應該要照顧好自己的父母,我覺得自己應該要做一個好兒子,我應該當父母的好夥伴,我應該在他們有狀況的時候扶持他們一把。但有多少次,不知道,我總是搞不清楚該如何好好地找顧自己的父母』,這是一種混屯的心情,你很想要做得更好,至少比自己的父母好,但你又從來沒有從父母身上學會扮演好角色,你嘗試著讓自己更投入更懂得照顧,但有時候就是很模糊,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很努力地想要追尋這一切。

 

努力對抗在一切不確定下依然想要努力扮演的心境

在這篇研究中統整出了幾種情境,我們嘗試著去克服自己的不確定感,那種無法從父母身上獲得照顧,也獲得如何照顧方法的不確定感。我們試著對抗這種內心的混屯與疑問。這些方法長遠來看不一定很適當,但它確實是我們嘗試在困境中,克服困惑與難受的方法。

 

  1. 尋找與父母不一定的自己:最常見的場景就是,我知道我們跟父母疏離其實就是因為,當我們有好事的時候,我們從來不會期待跟他們分享,當壞事發生的時候也不會期望他們會支持,他們從來不會扮演這樣的角色。但也因為如此,我很清楚如果要扮演好這個角色,我就必須做到這些,作為一位母親或是父親,關心好事,支持壞事是基本的。所以在這種心境之下,我們會時常告訴自己,警惕自己,如果對待自己的兒女,以父母作為『負面榜樣』,好好地尋求那個對立應該做的事情就對了。
  2. 把邊界劃清楚:如果父母是很難被調整的,而且甚至會帶給我們身心靈危害的人,有時候我們很難不用把疆界劃清楚來,來調適自己,有時候為了保護自己,我們會避免過多的訊息讓父母知道,能盡量獨立就獨立,能自己過好子就自己過好日子。因為唯有把自己獨立好,我們才能過好生活,我們也嘗試從父母身上學會劃清疆界,也能類推到生活中的各式關係。
  3. 警慎地看待各種親密關係:因為父母讓人對關係的維繫有一種無法確定的感覺,我們時常為了保護自己,轉而在每段關係開始前變得謹慎,或是是為了讓自己不再受到傷害,也或許想要篩選掉那些類似父母的人,我們確實因此讓親密關係的建立保有更多原則或限制。
  4. 試著把自己的故事跟別人分享:有些人嘗試去更警慎的過生活,但有些人在面對令人反感的父母選擇用分享來抒發自己的怨恨。這種以調整自己情緒的努力,就是為什麼我們更容易聽見那些看父母不爽的故事,因為唯有透過分享才能讓自己好過一點,我們常常把那些與父母間的糾葛傳遞給別人,獲得支持,也讓自己更在心中釐清這一切。
  5. 嘗試去控管自己與父母之間的社交模式:或許有時候你痛狠的是其中一個人,有可能是母親,也有可能是父親,你會思考著如何個別地去經營這些關係,你或許嘗試讓母親遠離父親一點,或是讓父親避免再去面對母親。不管如何,我們會試著調配這些人際關係的現況,為了保護那些你覺得值得的人不去被父母其中一方干擾,而你也能因此在生活中照顧到你想要照顧的人,不至於陷入一種不知該如何的狀態。
  6. 把父母的壞,歸因到那些無法控制的因素:有時候我們需要合理化父母的問題,所以我們會產生某些說詞,例如父母就是生病了,就是發瘋了,他們可能是因為被社會環境逼的,因為太窮而太自私,因為太富有而太自私,因為被他們的父母影響等等等。只要能夠向外尋找解答的方式,都或許能讓我們好過一點。

 

這些就是我們在不良父母相處的生活下尋找可能為自己解答的方式,我們努力嘗試去對抗心中矛盾的情節,解決自己想要良善,但卻又不斷面對邪惡的掙扎。不管這些調適的方案在大眾眼裡是不是適合的,在沒有太多解決方法的狀態之下,我們自然地會去嘗試解決這一切,這就是我們調適自己的努力,當然反過來看,當你身邊的人常常與父母產生這樣的糾葛時,你或許可以知道他們確實是痛恨父母的,雖然努力想要扮演好的孩子角色,但保持距離,嘗試調整自己是必要的。

我們試著在痛狠與孝順之間尋找某種平衡。

參考文獻:

Scharp, K.M. & McLaren, R.R. (2017) Uncertainty issues and management in adut children’s stories of estrangement with their parent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

by pinsoul +

(photo:  Simas Lin's work)

『我跟你很熟嗎?』,那些總是拿捏不清楚人際疆界的人....

『我跟你很熟嗎?』,那些總是拿捏不清楚人際疆界的人....

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如此痛恨父母?!(又如何成為被孩子痛恨的父母)....

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如此痛恨父母?!(又如何成為被孩子痛恨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