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自我懷疑與憤世忌俗是一種與自己的捉迷藏遊戲

自我懷疑與憤世忌俗是一種與自己的捉迷藏遊戲

在某一天的早晨,大寶總是在日常生活起居的告一段落後,陷入一種不知為何要出門、為何要服侍工作、為何要在生活中貢獻自我的懷疑之中。這類懷疑被他歸類成對於『存在』的一種置喙。而更如日常一般的自我懷疑,是一種對自己各方個面,能否完成一件事情的懷疑,能否好好與人為善的懷疑,一種能否安然度過今天的一種懷疑。

就像Martin Buber所言的『在靈魂的晦暗深處,孤單的靈魂在不可思議的捉迷藏遊戲中,自行閃躲、迴避、躲藏』,可以說這種自我懷疑,這種對自己用嚴厲口吻的內在對話就如同,我們與自己的捉迷藏遊戲,閃閃躲躲,一直不願面對自己該做到的,他躲在自己深層的內在之中,反映著孤單,反映著不斷躲閃躲的懦弱,與說服不了自己。

之所以會對真正能『做到』或『完成』的自己閃躲,是因為我們有不斷打量自己,不斷注視自己的專注,我們甚至把這種自我打量,想像成某個客體,他對自己充滿了批判,充滿了不滿,充滿了不解,也充滿了羞愧感。

 

自我懷疑的燃料

自我懷疑之所以會被點燃,或多或少都跟我們追求完美,追求某種想要的客觀秩序有關,因為我們想要某種非常理想的狀態,但卻離自身很遠,所以我們在想像被批評,被瞧不起的眼神之下,先自我懷疑,先讓自己卻步,先讓自己對自己閃躲。因為這種強烈的懷疑,導致我們拖延,焦慮、憂鬱不安。

這個想像中發展出的批判眼神,好像一雙看著自己的視線,讓我們內心備感威脅,好像隨時隨地自己都會被拆穿一樣。也因為害怕著自己的拙劣被拆穿,我們想辦法躲,躲的方式就是我們持續跟自己說,做不到,不能做,做不好,所以不該做,不該試,也不該如此去相信自己可能順順利利的發展出那先我們內心極度渴望的高度標準。

你一定會想,我們怎麼會把自己的標準設得太高,但卻又持續地用標準來傷害自己呢?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們自我懷疑的點燃的方式,竟然是自己設立的標準,以及想像的觀看者,我們是自己孤單的製造者,把自己獨樹一格,但卻又因那獨特而自我懷疑,我們很少因為自己的特殊,而保有自信,多數時候我們反而轉向憤世忌俗。

 

憤世是自我懷疑的產品

也因為長時間的自我懷疑,我們習慣了用懷疑閃躲解決方案,我們不再相信有事情是如此簡單可以被解決的,所以你會對自己、別人、社會與世界都存在某一種懷疑,這是一個危險的心境,因為懷疑造就憤怒。就如前面所說的懷疑的燃料是某種我們設定的標準,而這種標準有時候會延續至身邊的人事物,也因此我們因為很多懷疑,所以開始產生很多憤怒。

有時候我們都會想為什麼自己或某個人那麼憤世,為什麼內心充滿如此多怒氣,他們顯然是在扮演某種觀察者的角色,看著許多事情都產生懷疑產生不滿。而這個練習往往來自於自我懷疑,來自於我們閃避真實自己的內心活動。憤怒就像一種對自己內在狀態的吶喊,既對自己無能為力感到不安,也對環境如此若無其事,感到按耐不住。

時常憤怒對人的人,很難閃避內心自我懷疑的傾向,因為自我懷疑的痛有時候必須靠對世俗的怒氣來抒發,或許每個人都是如此爛,而自己如此不如人的事態也就還好而已。

我們不想要講述自我懷疑是如此產生的,但自我懷疑無疑是一種無法面對真實自己的中間狀態,它既不是完全地不認識自己,也不是真實呈現地接受自己,是一種覺得自己應該如何如何,但要無法如何如何的困擾。而我們透過這種練習後,開始無法接受外在環境,卡在某種不上不下的憤世狀態。

對自己沒有信心提出有利的解決方案,但也對世俗環境無法真誠地接納包容,可以說這場跟自己的捉迷藏遊戲我們終究都會用憤怒來拖人下水,但其實都是發自於你內心想像的標準,很難如真實客觀般不晦暗地停留在世上。

--

by pinsoul +

(photo: Kate Bellm's work)

你了解自己為什麼想要『抱怨』嗎? 建構自己的『抱怨』心理學..

你了解自己為什麼想要『抱怨』嗎? 建構自己的『抱怨』心理學..

以情緒之名,殘害自己(或是別人).....

以情緒之名,殘害自己(或是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