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在生活中尋找到願意對你許下承諾,並維繫承諾的人...

在生活中尋找到願意對你許下承諾,並維繫承諾的人...

上星期剛走進餐廳時,剛好碰到一為男性好招了眾多好友,精細地擺飾,大家雀躍地等待某個人的到來,顯然這是一個求婚的場景,令人值得注意的是,當女主角走進來時,男主角開始放著他們兩生活的點點滴滴,以及他是如何感覺這位女孩,如何想跟這個女孩一同規劃未來,以及期許彼此之間的共同發展,後面的發展大致上跟大多數會策劃求婚的人差不多,但這有一種讓人感覺奇妙的心情,這是一個想要嘗試轉變兩人關係的舉動。這應該是我們生活中最真誠的許下承諾的時刻。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當你對另外一個人要求婚姻時,這代表你想要終結某種長時間但總有可能破局的單純情感關係,你開始想要用家庭與婚姻來作為兩個人關係的核心,婚姻之中兩個人確實剛開始都期許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一體,而這種你如同我,我如同你,相互必須更全面考量彼此利害關係的互動,已經某個程度超越友情與激情,太多瑣瑣碎碎的事情需要彼此共同承擔,承諾這件事情是要能共同承擔,相互信賴的契約,他是我們心裡的一種契約,有默契的約定,彼此各自遵守,相互很難脅迫要求,但破壞了承諾也重重地傷害感情。

什麼是承諾?

『承諾』這件事情我們可以當作是生活中維繫彼此關係的一種模式或狀態。當我們會『承諾』不僅僅是動詞,就是我們為關係許下什麼保證,他更關係發展的一種歷程,也就是它可以做為我們形容關係開始變化時的一種發展。『承諾』這件事情有一些具體的特徵,其中包含:當我們想要許下『承諾』時,我們通常已經期許彼此的關係是更互相依賴,也彼此都更需要這段關係,不期望關係隨意的終止;再來,當我們許下『承諾』時,我們期許這段關係是一段長時間的投入,而非短期的發展而已,也因為期望長期的發展,所以重視某種互惠的互動;當『承諾』發生時,我們開始覺得相互的依附是越來越正常的,對方的興趣開始可以定義我,而我的想法,對方也會開始把它當成自己的想法;最後關係中的『承諾』是一種以集體為導向的思維方式,我們需要回應彼此的需求,有些付出是自然的,不一定會要求回報,因為彼此能相處在一起勝過於自己是否能拿到好處或回報。

所以當我們談『承諾』這件事情,不論是說我們對別人許下『承諾』,或是我想要一段有『承諾』的關係,或是問自己現在的人還把『承諾』當一回事情嗎?通常都是在反應我們對於,以關係當作第一、以共同體當作優先,期望持續連結彼此的渴望。但正因為我們還是對這一切有所渴望,我們期望在生活中的關係是深化的,而非都如同過往雲煙樣表淺,所以我們會持續尋找能許下『承諾』的對象,不論是親人、愛人或友誼都是。

尋找能許下『承諾』的徵兆

以感情為例,當我們想要尋找一個能長期維繫彼此的對象時,我們都會問這段美妙的感情,最終是否能轉換成一種對我負責任,願意為我調整,願意為我犧牲的狀態呢?對方是否重視『承諾』勝過於對我肉體的慾望呢?從一些過去的心理學研究,對於『承諾』我們已經有一些定見,有些核心的行為舉止,是我們可以判斷對方的心智成熟度是否已經學會『承諾』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首先,對方真的會做出那些在你心中關乎於『承諾彼此』的行為舉止。提及婚姻這件事情或許是一個指標,但婚姻有時候總是被我們當作逗弄彼此情趣的玩笑話,因此提並不難代表什麼,而是對方是否把這些對彼此關係的規劃,展開具體的行動,例如他真的開始把彼此的關係當作婚姻來經營,他會考量你的想法,然後嘗試用你的想法取代自己的,或許他開始規劃婚姻後彼此可以做的事情,開始用一些具體的舉動來消除你對於未來的疑慮,例如他開始存錢,他開始嘗試地更懂得照顧自己打理自己,認真工作等等。一起規劃做一件事情,而非各過各的,或許也是『承諾彼此』的重要指標。

再來,對方所做的行為與決定,都開始越來越穩重,或說盡量符合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這時侯關係不再是討好彼此的遊戲,而是某種需要相互知道彼此極限的認識過程,彼此的互動中都會面對很多事物的選擇,你可以從對方身上發現,在彼此的關係之中,他不再會選那種,對一方不利的選擇,而是會選擇那些能觀照到彼此,而又自己能做到的選項。有些選擇或行動的安排通常是會關乎到未來的,而非只是對過往事物的糾葛。這件事情判斷起來不容易,但你可以想像的是當對方選擇某種讓你能安心且舒適的方向,來安排彼此未來,而非自私地安排自己只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或選了一個他做得到,但你做不到的選項,那對方對你內心的『承諾彼此』可能有達到某個程度以上。

最後,犧牲一直是『承諾彼此』的重要指標。自我犧牲是我們生活中的重要情操,犧牲的是自己關心的利益或渴望,而為了成全某件事情,成全的事情通常是雙方彼此的,或是社群的。願意犧牲的人代表他相信互動互惠這件事情,願意犧牲的人也代表他是一個給予者。為什麼說犧牲是重要的指標,因為雙方相處總是會有許多需要磨合的事情,但唯有自己犧牲一部份才能包容另外一個人可能完全無法改變的事情。例如他願意為你改變自己的作息或時間安排,或是他願意為你去做原本不愛做的事情,或是他願意花自己的時間幫助你完成某件重要的事情,或是他願意為了你放下成見,去見他原本不想見的人。這些都是某種犧牲,也都是對方願意讓關係深化成能『承諾彼此』契約的訊號。

當然『承諾彼此』是雙方的,對方這樣表現了,但你卻沒有如此,那『承諾彼此』在你的生活中也發揮不了什麼意義,因為你有可能壓根都不在意關係是否能深化或長久,如果是這樣你也很難不懷疑自己為什麼友誼與愛情如此短暫與自私。如果你相信長久的情誼,你很難忽略對方為了『承諾彼此』所作出的努力,他會開始在你身上渴望長時間的感情,他選擇事物的決定時會考量到你的處境,而犧牲是他願意為關係所做的重要維繫行動,在愛情上是如此真實,在真誠的友誼上,互相扶持的家庭上也是如此。

當你在尋找信任、長久與互惠的關係時,別忘了『承諾』這件事情,或許可以想想看它對你而言是什麼!

 

參考文獻

Wieselquist, J., Rusbult, C. E., Foster, C. A., & Agnew, C. R. (1999). Commitment, pro-relationship behavior, and trust in clos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7, 942-966.

---

by pinsoul +

(photo: , Manon Esnouf's work)

 舊的自己就如同過時的程式,折磨著現在的自己....

 舊的自己就如同過時的程式,折磨著現在的自己....

你處在你自己的憂鬱自造時代

你處在你自己的憂鬱自造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