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連一聲『對不起』也不會說的人到底是為什麼呢?

連一聲『對不起』也不會說的人到底是為什麼呢?

道歉這件事情有時候不是因為他發生了因此我們注意到,而是因為他沒有發生我們耿耿於懷。XXX剛剛每天都沒把事情做好,搞得大家要陪他加班,更奇怪的事是他竟然一句道歉都不會說。我男朋友原本要帶我去看醫生的,結果他竟然又忘記了,跟別人約出去,跟他講他竟然連一聲『對不起』也不會講。

連聲『對不起』都不會說,這種感覺就像一支箭,射到我們腦門上,讓我們恨得牙癢癢,但又有苦說不出。說句『對不起』或許不會讓別人原諒你,但不說『對不起』絕對會讓別人不僅不能原諒你,更會否定你這個人做的其他努力。道歉這件事情這麼常在我們生活中扮演某種角色,因為我們時常會做錯事情,我們時常會不小心沒注意到一些要點,我們時常會因為自己的怠慢或是缺乏能力,而影響別人,甚至傷害到別人,因此我們需要說聲『對不起』,因為這樣才能讓傷害在內心的發酵終止,或許不一定會終止,但沒講那一定是會繼續發酵。

道歉這件事情,本來就是我們對於因為自身產生的傷害,作出承認,並且有意圖地想要終結傷害的作為。道歉或許不能代表什麼,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一種表示認錯誠意的行為舉止。撇開個人是如何認知到自己有沒有產生傷害這件事情(因為很多人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也不會走到道歉這件事情),道歉基本上是可以很清楚去發掘每個人的差異的;有些人總是會道歉的很小力,輕描淡寫地講而已,有些人道歉的恰到好處,也讓人感覺很舒服、但也有些人幾乎什麼事情都道歉,把道歉當作口頭禪,當然也有一種人是什麼都不道歉,很少會覺得自己錯的。這可以說是每個人的道歉性格,這就像一道光普一樣,從完全不,到凡事都道歉,中間點或許是一種平衡,而每個人顯然都坐落在光譜的不同位置。

為什麼傷害你的人總是不會道歉?

你一定會覺得其實道歉每個人都很會,但有一種狀況你確實時常感受不到道歉的誠意,那就是當這個傷害是比較嚴重,或是已經對關係產生了破壞性的影響。以些人甚至做了傷害你生活的事情,破壞了你原先對於生活的經營,導致你難受或是痛苦,你覺得他們應該嚴重地道歉,但他們卻沒有,他們卻完全不想認為自己有錯。

你心裡一定會想,為什麼?或許有一個很實質的原因,就是這個錯誤可能已經超乎他自己能處理的極限,他開始用捍衛自己信念與價值的角度來思考自己做的事情,他發現他可以自圓其說,因此進行了一連串自我保護的內在辯解。他會說為什麼我不能想做什麼,我是為了你好,或是每個人都這樣啊!之類的話,要不就是強化自己自私的力道,讓你知道人本來就是該為自己著想,要不就是把一切都用『為了你好』來包裝,掩飾自己對別人生活的衝擊。要不就是把自己類化到所有人身上,告訴你全天下的人都是如此,我只是隨波逐流的人。

除非要跟你道歉的人他同理了你的處境,也認同自己是照成傷害的一方,要不然這句道歉可是非常難說出口的,甚至會用強烈的力道想要導致根本不值得道歉的這個氣氛。傷害別人的人並不代表內心不會帶有羞愧感與罪惡感,有時候就是因為多方的指責太過於強烈,反而讓他們強烈的情緒導向自我保護的回應模式,他們用保護自己避免別人指責所帶給自己的衝擊,但也因為這種自我保護,強化了『其實我根本不需要道歉』的想法。

所以你有時候要從真正造成傷害的人獲得道歉是很困難的!

把道歉當成反射動作

在另外一個極端的人,是把道歉怪在嘴邊,或是是太想要做和平處事的人,總想要跳過溝通,或是討論傷害的過程,一直把道歉放在嘴邊的人,是習慣性地想用道歉跟大家說,『我們就別計較了』,『好吧!我知道了,我們往前看』。或許只是習怪姓地用道歉瞭解對方的憤怒,或是想要逃避可能的衝突,但心裡卻可能沒有仔細想過,到底是什麼傷害,或是到底是什麼樣該負的責任,這樣的道歉也總是會讓人覺得有些不開心,因為道歉如果只是口頭禪,那沒有什麼代表性,你不小心遲到了也道歉,你不小心外遇了也道歉,而且道歉的很快,很急,可能都還沒有意會到我們內心渴望道歉。

過度道歉的人或許是因為把道歉這件事情看得很輕,有時候也是逃避去面對自己可能在無心中所產生的傷害,雖然意思上是負責了,但卻從未真正釐清到底自己該負的責任是什麼,反而這種反射動作會帶給別人與自己一種相互貶低的感覺,自己覺得好像很卑賤,什麼都退讓,而對別人來說,你隨口的道歉好像你也不曾在意自己做的一切一樣,這兩種都傷害了彼此的關係,淺移默化地。

道歉作為一種道德的修復

道歉本來就是一個很值得慎重執行的事情,因為他是維繫健康關係的根本,當有錯誤發生在彼此之間時。這就如心理學家Elizabeth Spelman所說的『道德修復』,道歉是一種重新穩固自己道德基礎的嘗試,真誠的道歉代表你承認自己違背了原先的道德或價值觀,並且有意圖地讓對方知道,這不是理所當然該發生的,而至於是什麼樣的價值觀,就是你以人的和諧與不傷害為重,你以彼此的尊嚴與自由為重。

這樣講好像道歉很嚴肅,但事實上是如此,因為道歉確實是你還有意維繫彼此尊嚴與關係的重要嘗試,它需要智慧,與精熟的態度,而你也認同對方是真的需要道歉,只有你想清楚了你真的覺得對方需要你的道歉時,你才是真的走向真誠的道歉。

 參考文獻:

Spelman, Elizabeth (2003). Repair: The Impulse to Repair in a Fragile World. Boston: Beacon Press.

---

by pinsoul +

(photo: Martin Bruno's work)

追逐快樂做為我們之所以憂鬱的主要理由?!.........

追逐快樂做為我們之所以憂鬱的主要理由?!.........

 舊的自己就如同過時的程式,折磨著現在的自己....

 舊的自己就如同過時的程式,折磨著現在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