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因為自己不是主角,所以不屑那可以參與的榮耀...

因為自己不是主角,所以不屑那可以參與的榮耀...

每次看完電影,當螢幕出現字卡時,總會有一個英文標題出現,叫『Credit』。這個英文詞就好像是所謂的『致謝』,或是整個作品的『功勞榜』,其實也就是讓你知道一個完整的作品背後有多少人付出了心血與努力。所以『Credit』不只是表列功勞而已,告訴你誰做了這個,誰又做了那個,在情感上是一種類似榮譽的東西,如果一部電影是一個值得炫耀的人,在『Credit』出現的人就可以到處跟別人說,『誒!我可是有參與這部片ㄋㄟ』。

所以你的付出如果要有些非物質性的轉換的話,那榮譽跟讚揚應該是最直接的。

但時常有人會跟我們說,那個誰誰誰又不在乎。早先認識了一些在各業界挺卓越的人,因為每個領域都可以說在某個層面是小眾的,所以就算有些人表現得很好,得了很多獎,你也不一定知道。但不管這些,做得不錯的人,應該是認真的人,當然也在乎榮譽與別人的讚揚,這沒什麼好質疑的。但一個人的卓越與成熟有時候是許多周遭人的付出而成就的,就像是電影一樣,導演常常是主事者,所以最被大家討論,但不代表這個作品不需要在拍攝的時候有場務、有執行製作、有燈光等等的細部人員。所以在厲害的人或許都需要團隊,或是旁人協助。

但總是很多人因為自己不是主角,所以不屑那可以參與的榮耀...

 

那個『不在乎』總是出現在厲害之人的周邊。對於主導的人來說,榮譽的價值或許跟那些協助角色的人知覺到的不一樣,所以你時常看到有人在參與某件事情的過程中放棄,或是即便參與到底,卻對於那功勞與榮譽滿不在乎。當然有一種可能是因為你碰到了淡泊名利的人,但多數時候你卻又感覺不是,因為你會問自己,難道淡泊名利就可以不負責任嗎?他們的滿不在乎總是帶有一種拖延、擺爛、或是混日子的氣氛,既然那麼不在乎,那幹嘛剛開始那麼熱切地想要參與『我』的成就呢?

沒錯,有時候重視功勞與榮譽跟責任心也是有些關係的,因為你必須在乎榮譽的價值,你才會把完成這件事情當一回事,當一回跟自己有關的事。所以反過來,當你在跟別人談工作,談任務時,很少人會只用錢來吸引你,跟工作與任務有關的榮譽與功勞勢必是要拿來吸引你的內容物。舉例來說,當別人問你想不想參與一個活動時,他除了跟你說你有可能會獲得多少報酬外,也會跟你說,你這樣就可以在你的生活中多一份相關經驗,你的努力也會讓一些重要的人看見,或許可以開闊你的人脈,也開闊你的視野等等。但有時候如果自己是主角,或許還能說服自己,但如果不是,有時候實在很難說服自己。

你很難參與某件事情只看錢,所以你也會在乎這件事情所能帶給你的功勞感,或是榮譽感有多少,有時候更在乎你自己是不是主角。但會不會我們現在越來越多人根本不在乎這些功勞與榮譽地彰顯,卻又鄙視自己只是為了錢呢,只因為自己不是主角呢?你心裡不經納悶『那你到底想怎樣』...或說很多人剛開始似乎很在乎,但那種熱情與榮譽感消散飛快,可能在一點點阻礙之下就瓦解了,因為反正最後自己又不是功勞中的那個明星。

 

你有時候根本不在乎榮譽與這些功勞,因為自己不是主角

怪的是,上面提到的抱怨,那『誰誰誰又不在乎了』,其實是一種常見的狀態,是一個人他不在乎那些精神層面的成就,但這樣的人又可能鄙視自己只是一個利益導向的人,所以也表現得不在乎錢。在公司裡常常出現這樣的人,有些人想辦法邊緣化自己,公司的榮耀與他可能無關,公司的加薪可能也無法讓他回心轉意地讓自己『核心化』,你想不到什麼方式來推動他,唯一可以很精準描述他們的方式,就是他們身在此地,但感覺好像心總是對著他方,因為他永遠不是公司的主管或是老闆。

所以我們總是感受到一件事情,為什麼有些人面對許多事情,總是有一種無法表達熱情與感受,好似蠻不在乎的狀態....

如果你想要分析看看他們的心境,到底是碰到了什麼問題了,或許問來問去你也不一定會得到答案,根本上這些狀態都是一團迷霧,是一種往前不行,往後也不行,不在乎也無法在乎的困境,你很想大聲的問,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也好像不感興趣,也好像不太在乎,那你又想要來參一咖。

把心裡的歷程往前推一點,剛開始對於很多人加入某個團隊,參與某個計畫與任務,起頭都可能是有美好的想像的,所以才會死命地想要加入,但那種熱情消散的很快,有可能是進入後發現這份榮耀有太多人共享,自己只是一小部分,而非那位居要職的人,也可能這份榮耀的過程太過於痛苦,需要辛苦的很長一段時間,你才能獲得這份榮耀;也有另外一種可能是,很多人真的很需要這份榮耀,但當他展現功勞與榮耀給那些不相干但自己又在乎的人時,他們顯得不太在乎,而就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也沒什麼好去在乎的。

過程的辛苦或許讓很多人根本不敢再去愛那份榮耀,做的事情換不回親近之人的認同與理解,也很難讓我們去愛那份榮耀,而無法想像自己最終是這件事情的最佳主角,也讓我們無法愛上榮耀,所以我們身邊就出現了很多『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也出現了很多『不來不高興,來了又不high』的人。這種狀況,可能是我們的社會環境熱愛結果論英雄的關係,甚至熱愛唯有主角才是英雄,雖然很多人說重視歷程,但其實我們內心並不覺得,在那獲得愉悅感的三種來源中,學習作為愉悅獲得的手段,有時候好像很難贏過快速實際的回饋所能產生的效果強,那些回饋包含金錢報酬,也包含別人的認同與鼓勵,而偏偏我們又只能看到成果作為榮譽的佐證,這就好像你念完大學的過程已經無法證明你自已具備某種能力,你必須倚賴外部的獎項與成就才能夠佐證你自己可以,而且這些獎項你還必須是唯一主角。

 

尋找對『歷程』的承諾

或許這些為了逃避痛苦而產生的,『跟自己無關』的生活是人之常情,或許我們為了逃避過程中的辛苦,不被人重視,而短視近利;也或許我們為了逃避被同儕孤立所產生的痛苦,而無法堅持於那少數人才能知曉的榮耀,而這都是讓為什麼當你想要給別人功勞時,別人總是顯得不太在乎,或難以在乎,或是剛開始在乎卻在後來不在乎的虎頭蛇尾,因為別人顯得不懂得欣賞。

你很難改變一個人只想要追求快速成果,或別人認同的內在動力,但如果你很在乎自己追求的榮耀,其中所蘊含的價值是否能彰顯,那你或許需要讓這些追尋榮耀的過程更勝過於結果,更勝於自己是不是主角。你在乎的是看電影的感覺,還是看了幾部電影可以拿出來說嘴呢?很多人愛看電影,但更愛別人知道他看了多少電影,這就是過程與結果的差異。看電影只是個小例子,你可以延伸到生活中各式各樣的事情,回想看看除了成果以外,這世界上有多少東西其實你熱愛的是那個過程,而非單單是成果而已。

接納與承諾治療中喜歡利用隱喻來傳遞,裡面對於承諾這件事情有一個滿有趣的說明『假設你要去滑雪,你爬到了山頂,你剛好要滑下去,有個人走過來問你,「你想要去哪啊!」

你回答說:「我要去山腳的小木屋啊!」

他就說:「剛好我可以幫你做到」

然後迅速地把你推上直升機,馬上起飛,一轉眼你就在小木屋的門前了,然後他頭也不回地就跑了!

你可能馬上就有一種恍惚的感覺,然後想說我不是要滑雪嗎?然後又爬回山上,準備要試試看滑雪。

結果剛剛那個人又出現了,他馬上抓住你,丟上直升機,又飛到小木屋前,告訴你:「又到拉!」

這時候你開始生氣了!你說我可是來滑雪的,不是只是想要去小木屋而已,如果是這樣,太多方式可以去小木屋了。

但我既然來到雪地裡,當然就是來體驗滑雪的,當然滑雪會設定目的地,小木屋就是,

但不代表到達目的地,就可以取代滑雪這件事情,滑雪是『歷程』,小木屋是目的地,目的地只是讓我們有了方向

而我們要的是滑雪,是那個歷程。

所以我們要的其實是歷程中的點點滴滴,而這樣的點點滴滴唯有嘗試與持續地投入才能夠獲得,而那個價值也才能彰顯。

當我們把歷程當成才是我們要的時,我們只需要輕輕地去嘗試

而這也才是我們做事與生活的重點』

所以所謂做一件事情的榮譽,與熱情,往往出現在嘗試投入的過程中,你心裡雖然想著一腳就到那個成就,但真的直接給你,也不是生活的重點,因為你需要的是那些過程讓你的生命經驗豐富,歷程會有波折,所以獨特性才得以彰顯,而歷程就是歷程,跟你是不是唯一一個滑雪的人無關。那些經營一種『好像跟自己無關』生活的人,有可能就是你,或你身邊的人,會不會你忽略了很多做事的過程其實才是活著的證明,即便是時常參與別人的成就過程也是你經營生活很重要的養分,因為你不一定要是榮耀的中心,只要是榮耀的一環,你也從其中的歷程豐富了某些事情。

所以如果可以參與其中,而獲得經驗,自己何須要是主角,才能擁抱榮耀。所以我們熱愛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更勝於飛黃騰達的英雄故事。

參考文獻:

Berridge, K. C., & Kringelbach, M. L. (2011). Building a neuroscience of pleasure and well-being. Psychology of Well-Being: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 1(3)

Hayes, Steven C.; Strosahl, Kirk D.; Wilson, Kelly G. (2012). 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The Process and Practice of Mindful Change (2 ed.).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p. 240. ISBN 978-1-60918-962-4.

--

by pinsoul +

(photo: Nahuel Saucedo`s work)

在你眼裡,輸給自己可以,輸給別人我就是覺得不公平?

在你眼裡,輸給自己可以,輸給別人我就是覺得不公平?

有『毒』的人總是讓你『懷疑人生』....

有『毒』的人總是讓你『懷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