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歡迎來到pinsoul的Blog,這是一個紀錄、分享與傳遞心理概念的地方

『瘋狂的精神』⋯⋯》關於10/23的行動日誌

『瘋狂的精神』⋯⋯》關於10/23的行動日誌

『瘋狂的精神』在第二週將以《瘋狂簡史》的第三與第四章開端,並且試著討論上週邀請參與夥伴們回家思考與收集的事情。這週的天氣依然略為偏涼,飄著毛毛細雨,在第一週與第二週的之間,也有許多新的夥伴看見了活動的訊息後報名加入。在10/23的這週22位夥伴參與了這次的討論,雖然有些第一週的夥伴請假沒辦法前來,但還有許多新成員一同加入了團體。

規則是這樣的,我們將會在前三週保持團體的開放,然後在第三週後,開始聚焦能夠持續參與的團體成員,以至於最終能共同確立一個協作的目標。或許大家會覺得有點奇怪,我們初始點是沒有拒提的目標,好像只是在追求一個形式上的『協作』結局,但事實上我們依然聚焦在『瘋狂』這件事情上,以及『瘋狂』的當代台灣社會處境上,所以應該說我們有了大方向,但還沒有具體的作為,而團體是為了探索具體作為而生的。

上面都只是對團體的再次確保,所留下的文字。回到這週團體中的發展,我在開頭先邀請了大家,就週間閱讀的兩個章節《神與惡魔》、與《理性化的瘋狂》來主動給予一些回饋,而這個回饋的問題是這樣子問的:

『邀請大家,對於這兩個章節是否能分享一些,你覺得印象特別深刻的地方,你直覺上覺得特別有趣或有感而發的.....』
我們獲得的回應是很熱烈的。很難一一贅述大家所發表的感受,但我可以反過來對大家回饋中,讓我印象最深的那些內容進行描述。有些討論夥伴提到宗教對於瘋狂詮釋的內涵,也談到可以類比現在還是有很多人,對於自己難以理解的族群採用宗教的說詞,來說明對方的『背離常軌』,亞裔的點是那個相似地,看待事物的方式盡然存在數千年之久,一直延續。而也有夥伴提到過去的許多人用各種現在看起來很特殊的處理方式來面對瘋狂或憂鬱,例如排泄等等,這也凸顯了我們對於瘋狂的理解長時間的變化,以及相對應處理方式的改變。

『瘋狂』是神聖的反撲,抑或是個體的崩壞

但不管大家分享了什麼,『瘋狂』這件事情是會改變的,他是會依循歷史與社會文化改變的,顯然『瘋狂』是一種社會建構物,不只是一種思維方式,更可能是更正確面對這類人類精神現象的方法。宗教來詮釋『瘋狂』隨著歷史時代,與當時社會的信仰而變遷,希臘人與以《聖經》為基礎的宗教,看待『瘋狂』都有自己的論述,但不約而同的都把精神的『瘋狂』看做一種懲罰,一種對倫理違反、忤逆神明的一種懲罰。這種對以宗教為基礎,而違背其相對應道德倫理的懲罰,一直存在於我們的社會之中,不論經過了多少千年的演變,這樣的說法在當今社會依舊存在。但相對於西方社會,東方社會對於『瘋狂』的宗教性陳述相對於缺乏,也再沒有吸收更多資料前,無從得知是否有這種被神懲罰的『瘋狂』論述。

但從古典以致當今的西方社會文化變遷中,對於『瘋狂』的論述不僅是宗教性的,也同時有著偏向自然主義式的論述,一種希望以物質或是心智原型來說明『瘋狂』的思想變化。這就是《理性化的瘋狂》這個章節中簡單交代的歷史變化,古典時前的醫生,或是哲學家,對於解釋『瘋狂』的方向,先從身體的奧妙開始,但也同時開始思考,作為一個理性的人,『瘋狂』是如何從背離理性中而誕生的。所以『瘋狂』在任何時期的人心目中,或許不僅是上帝或神的懲罰,也很多人認為那是身體狀態的崩壞與異常。『瘋狂』如果是一種神的懲罰,我們就會尋求儀式、禱告與驅魔去解決,但如果想像成是身體的異常,我們尋求放血、手術或是各種食物調養來給予改善。

我們也可以參考看看,兩段不同路徑對於瘋狂描述的內容,去體驗看看:從宗教的思維,或許就如巴比倫文物所記載的:『“如果被附身時是坐著的,他的左眼偏向一旁,嘴唇噘起,口水留下,左半側的身軀與手腳如同被窄殺的綿羊依樣抽蓄,這就是migtu。如果這時他的心智清楚,就能驅走惡魔;反之,如果他的心智不是內麽清醒,惡魔就無法被驅走” 』這段對於瘋狂的神聖性說詞,也充分地反映了什麼是所謂的心靈戰爭,一場與內心惡魔佔據的對抗。

而當然從自然的講法來說,我們也可能找到一段符合自然主義的說法:『 人們必須知道,我們的快樂、歡笑與幽默感,還有我們的悲傷、痛苦與淚水,都來自我們的腦,而且只來自我們的腦。唯有經過它,我們才能思考,才能聽與看,才能分辨美醜、善惡、分辨痛苦與歡樂....同樣也是它能使我們瘋狂錯亂,使我們恐懼害怕,無論日夜,使我們無法成眠,使我們犯錯、莫名地焦慮、心不在焉,以及作出違反習性的行為』。

下圖是對於這兩個章節所出現的各種論述,所簡易排序的一個時間軸,讓我們可以按圖索驥地去尋找書中的內容,然後想像他在什麼樣的西方社會時間點出現。同樣地我們也討論了東方與中國文化中對於『瘋狂』的想法論述,當然就許多西方學者來說『瘋狂』在中國裡的論述是很匱乏的,但或許這是反映了東方人對於『瘋狂』沒有特殊的想法,但對於是否背離社會有其處理方式,所以那些『瘋狂』的人或許因為違背社會秩序而被懲罰,所以是律法下的犯人,而非精神違常下的瘋子。

第二週.008.jpeg

值得注意的是從歐洲歷史的角度,在中世紀之前,這些想法的變異是很多元的,但似乎進入中世紀之後(約西元400年),對於『瘋狂』的思考與論述進入了一段很平淡無奇的時期,似乎沒有反映出太多的變化,直到進入文藝復興時期(西元約15世紀後)才開始有各式各樣對於『瘋狂』的想法出現,而且被記載,這是特別有趣的地方,中間有將近1000年的時間『瘋狂』是有幾種想法的,但在思考這件事情上應該上是一段漫長且緩慢的統一。但可以確定的是『瘋狂』在這段時間的社會依然存在,但卻不那麼需要在思想上特別去處理,而在文學或是自我研究的撰寫上,也不一定是個那麼特殊的題材。但一切卻在這段時間之後變得不一樣,變得蓬勃發展。

對於當週『瘋狂』事務的討論

接續著我們對於這一週你所聽聞的印象最深刻的瘋狂事件進行分享,主要的目的在於讓大家主動去關注生活中讓人覺得瘋狂的事情,而這個你心目中會『印象深刻』的瘋狂,會依循你對於真實『瘋狂』的定義,去選擇你想要分享的內容,但還是希望大家能在這些分享中,發現(至少在這個團體中)大家如何捉住那內心所在乎的驚人事件。以下是相關的分享列表,是很簡易的筆記,可能也會有些疏漏:

1. 關於沙烏地阿拉伯的記者 分屍案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427390

2. 李宏基家暴殺人案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57870

3. 繼父虐童 /狗放進微波爐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1016/1283027.htm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289868

4. 子宮裡放的電話,丈夫殺了太太

5. 印度主教被控性侵,出庭前就死了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1810230214.aspx

6. 選出正常人(柯P)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09-22/142859

7. 日本14歲殺了人 人砍頭放在門口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酒鬼薔薇聖斗事件

8. 大陸某地方,兩個人高中同學點餐時殺害同學 復仇成功

https://tw.news.yahoo.com/男2年前-被鼓勵-積怨-聚餐當眾刺死高中同學-020413195.html

9. 殺母斬頭,但 媒體瘋狂報導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1019/1450177/

10. 心理上的瘋狂 ,藝術家受到創傷,人格分裂/ 西藏附近國家 去街上綁架 結婚..

11. 宗教基本法真的很瘋

12. 一邊用大音量追女性.湯姆貓與傑利鼠 拍真人版

13. 18年穿越時空者,搜尋,

14. 權力與利益的權衡

15. 賈伯斯是個瘋狂的人

16. (放生)

17. 追星的人很瘋狂

18. 相信明天會更好

第二週.004.jpeg

從這些內容裡不難發現,讓人直覺最瘋狂的事情,還是跟違背所謂的人性有關,殺害他人是最直接也最容易被接收到的瘋狂。這與古典的瘋狂形象很類似(就如下圖中,總結《瘋狂簡史》2,3章),那些瘋狂的內涵中不外乎就是暴力行為,殺害,無情地對待他者等,而幾千年來都是如此,這樣的作為絕對是瘋狂的。但我們對於瘋狂的想法當然不僅僅於此,就如同夥伴們提到的,瘋狂有時候跟愚蠢有關,跟一些匪夷所思的行為有關,這些行為可能是因為利益導致,而產生爭奪利益的作為,而有些則是因為文化差異與衝擊,所產生的『在我當前的文化下,看似難以理解的奇怪行為』也可以成為我們心中的瘋狂;當然有時候那些跟自己狀態矛盾的行為,那種看似很『笨』的態度,也會被我們看作為瘋狂。

當然我心裡會想到,在上一週的時候,我們對於瘋狂的定義,其實帶出了許多滿正向與積極的想像,瘋狂有時候是一種對於勇氣與突破困境的描述,因為趕與眾不同所以因此有點瘋狂,但卻被眾人愛戴。但有趣的是這週對於時事的觀察,這樣定義下的瘋狂,所帶出來的描述稍微比較少了(嚴格說只有一個),這顯然當我們想要表達定義時,在我們當下社會氛圍的影響下,瘋狂是可以被期許不一樣的,但在我們要去『觀察』真實狀況時,我們依然預設(或許)地去尋找那千年以來所建設出的瘋狂景象。沒有什麼好與不好,但卻是一個在真實不過的情況。

至少在這場討論中,我們期許大家慢慢可以去習慣於那有別於以往如身心靈般,三方向的瘋狂詮釋,不論是從宗教上的,與身體上的,亦或是心理上的,都是不斷背確立與發展的瘋狂觀看方式,但在這個團體中為了某些後續重要的目的,我們想要慢慢培養那對於社會文化所營造的瘋狂條件的某種人文性與田野性的觀察,這是一種類似社會建構思維的討論典範,已經發展許久,但依然值得我們在思考如何倡議與介入這類議題時把它放在腦海中當作思維的緯度。

文/ 麥志綱

參考文獻:

羅依・波特(Roy Porter)著,巫毓荃譯(2018),《瘋狂簡史》(Madness: A Brief History)。台北:左岸文化。


『瘋狂的精神』⋯⋯》關於10/30的行動日誌

『瘋狂的精神』⋯⋯》關於10/30的行動日誌

『瘋狂的精神』⋯⋯》關於10/16的行動日誌

『瘋狂的精神』⋯⋯》關於10/16的行動日誌